莫唱阳关专家观点(2)留言中提到了克顿和湖南电视台的关系,继而又提到了“想法和执行”的问题——


“今天中午吃饭,据传一个消息,克顿跟湖南电视台的合作已经停了。
听说早在去年英国一教授去湖南电视台做调研,所有相关领导携专家敞开畅谈之际,湖南电视台提及的交换条件便是关于BBC等英国媒体的经营管理畅谈。并在之后不久果然派专人去英国不为文凭的学习。
哪个行业,都是不进则退。进或许起于外力,激得起行业内的危机意识,却因着自身的危机观念。反倒需对外力反刺激,自省才能再行。
没什么,我只是看到一些言论,忽然想起多研究问题少谈主义的胡先生来。
有观点不难,难在执行力。与其说世界变化快,不如看行动慢片。
不过我也听说英国人爱想远胜于行动,地铁是例证之一。
据传止与传。
我睡觉去了。”



我最近常听到几句话,蛮适合回金镶玉的贴的:

1、哪个阶段就做哪个阶段的事情。不管“克顿跟湖南电视台的合作已经停了”是真是假,克顿之于湖南电视台,以及BBC等英国媒体之与湖南电视台,只是不同阶段的不同合作伙伴。离离合合自有它的道理。

2、先把问题做好,再把问题做对。赞同金镶玉的“有观点不难,难在执行力”这句话。我对于执行力的理解是“先把问题做好,再把问题做对”。这里的“好”和“对”是两个概念,“好”是完成高层布置的任务,这个任务或许有问题,但先执行好,这样才有后来执行“对”的机会。至于“对”则是对于任务来说,在实际执行中如何成功的达到高层布置的任务的目标。

3、必须有一个根本解决,才有把一个一个的具体问题都解决了的希望。李大钊在和胡适关于“主义”与“问题”论战的时候说过这句话。传媒经营和管理对于现今的中国传媒界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和快速消费品等其他行业相比,至今仍然没有很完整营销、管理的体系。上个周末,人大的喻国明教授来安徽讲学,席间也提到类似的议题:“做甚么”比“怎么做”更重要,“做甚么”是一个根本,比于“主义”,“怎么做”是若干个眼前实际问题的解决方案,比于“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