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络炒作的案例网上有很多,也有很经典的,我就不多介绍了。这里我想举得例子是合肥本土网络媒体炒作起来的一个事件,或者说一个人物,这样更直观,更生动。

提到戴常伟这个名字,估计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要是提到合肥话评书,或者最近很火的视频《日头》里的戴小三,估计很多合肥网民都很熟悉。戴常伟就是哪个合肥话评书第一人以及《日头》里操着一口土掉渣合肥话的戴小三。戴常伟是合肥论坛的业余版主,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我的那些事儿都是打网上折腾出来的。以前我是一个热衷于公益事业和发布网络新闻的网络红人,现在是一个为广大观众朋友所喜爱的基层文艺工作者。”

毋庸置疑,戴常伟同学是个擅长网络炒作的高手,我没有采访过他,我手头上的资料都来自于网上搜索来的资料、各家都市报对他的报道的资料,还有熟悉他的网友的介绍。而我下面的一些基于戴常伟网络炒作的推断和总结,也是一家之言,就事论事,供大家讨论。

先说说为啥是戴常伟同学,为啥又是他说的合肥话能火起来。我在《网络炒作这档子事:找什么料炒?》一文中说道一件事情之所以能炒起来的三个因素:

首先是炒作必须符合社会大趋势;其次事件炒作本身的参与者能力要高;最后还要选择合适的内容来炒作。

戴常伟同学给自己的定位是“草根记者、草根剧作家、草根说书者、草根导演兼演员”,比照现下什么草根相声演员郭德纲的红火,草根自制视频的火爆等等,这个大环境使得他的炒作有了成功的前提。

而戴常伟同学的能力的确突出,演、编、导全能选手,前期、后期全才,制作精心,加上制作用心,合肥话评书一出就出九集,系列化的作品很快就有了拥趸,再加上后来的《日头》制作班底的专业化,所以这一切给他的炒作的成功提供了一个成功的基础。

再看看戴常伟同学评书,每一集都是小市民阶层喜闻乐见的家长里短的内容,通俗易于传播,让更大层面的受众找到了共鸣,所以这一切给他的炒作的成功提供了一个成功的保障。

综上所述,戴常伟同学之所以能炒作成功是有着客观道理的。

再说说戴常伟的炒作之路的轨迹吧。

戴常伟的炒作之路是分三个阶段,利用三种形式的媒介(群)来完成的。

第一个阶段:合肥论坛连载系列合肥话评书阶段 + 第一种媒介:合肥论坛(2006年5月——2007年9月)

戴常伟同学原本是合肥论坛的版主,又是网络红人,所以合肥话评书一出炉,他首先在合肥论坛里开始了第一阶段的炒作,高亮、置顶、精华,这些常规的版主操作在人气很旺的合肥论坛里给他的合肥话评书带来很大的访问量,慢慢的让更多的网友们期待合肥话评书的新一季的贴出,看完后分享传播给自己的好友看。

这个时候戴常伟同学借助的是合肥论坛这个单一的网络媒体进行的炒作,影响有限,传播力量单薄,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戴常伟同学拥有了一批很铁杆的粉丝,也为后来的日头制作和传播奠定了良好的群众基础。

第二个阶段:安徽商报等几家报纸的宣传 + 第二种媒介群:传统媒体(2007年9月——2007年11月)

这个我比较了解,因为我是做报纸的。而且我去年调入安徽商报新闻中心的时候,正值我们的记者在9月13日大篇幅报道戴常伟同学的事迹,帮助其炒作:《一口“老母鸡” 网上说评书》,还带上了个人网址做宣传。紧接着,安徽市场报、合肥晚报几家报纸先后多次大篇幅报道、专访戴常伟同学。

终于一个发迹于网上的红人,通过影响面更广的传统媒体让更多的合肥人知道了。一来,培养了大批的新观众,奠定了戴小三的受众基础;二来,也为后来的《日头》筹拍开拓了合作资源。

第三阶段:《日头》当红阶段 + 第三种媒介群 网媒|电视|报纸|电台 的跨媒体群宣传(2007年11月至今)

继《系列合肥话评书》的发布以及由此引发的合肥话是该“捧”还是该“杀”的热烈讨论之后,戴常伟同学于2006年10月份,召集一帮网友成立了一个民间摄制组,自己投资开拍《日头》这一“合肥本土情景喜剧”,自己出任导演、编剧、主演等数职,而且还一拍就是三集,戴常伟同学说“在我的设想中,这部剧最后会拍成30集,主要想通过小人物戴小三在大都市里的艰难打拼最终闯了一片天,来诠释普通人活着的价值与意义。”——你看多么好的炒作话题,多么吸引人的噱头。草根编导组织草根演员演的是我们草根大众身边的事情。在这个草根概念横流的年代,没有比这个新闻要更好玩的了。

于是合肥团购网和其他网站都加入了、电视台加入了、电台加入了,合肥话评书红了,戴小三红了,《日头》红了。

这个三级跳是目前中文网络事件传播的最基本范式。从某个社区论坛出发,经过报纸电视登传统媒介的放大,引起全媒体的再次跟踪报道。比如很久以前的木子美、比如重庆钉子户、比如陈冠希的艳照门事件,都是这个流程范式。

就用戴常伟同学信奉的一句格言来结束这篇关于网络炒作的流程范式文章吧

“重要的不是你认识谁,而是谁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