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004

Blog系统化研究的兴起

现在国内,甚至是国外,Blog更多的是个人的行为,而把Blog作为一种学科或者说现象来探讨,甚至出现专门机构去系统的研究,还不是很多。关键是作为系统研究的过程,Blog研究有几个基础的东西没有达成共识,甚至还模糊不清。包括Blog的概念范畴是什么Blog的基本特征是什么这种研究的研究对象是什么?等等……这样以来造成很多东西研究起来没有方向。

令人兴奋的是,据我所知已经有传播学术领域内的学者开始身体力行的从事Blog文化现象的研究,比如我所敬佩的刘津小姐就是其中的一位:

有些博客现象的研究者并没有真正的博客经历,所以最后的研究成果也有些似是而非。比如有些人将“木子美”和“竹影青瞳”作为博客的代表进行文化批判,认为博客现象将导致网络写作的堕落,这种观点有些极端。如果多一些对博客的了解,他就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了。——刘津博士的个人Blog

从传播学的角度研究Blog这个“自媒体”代表的传播概念,比起一些盗Blog之名的伪Blog研究者们,我觉得更有价值。毕竟从本质上说,Blog产生于信息交换的需要,而信息交换属于传播的范畴。希望从高校里的传播院系到社会上的大众传媒,能够有更多的传播学者关注Blog的研究,能够尽快的开发出更多的Blog的应用模式,服务于现代化传播。

胡思乱想印刷媒介的未来

title周鸿铎教授的《传媒产业经营实务》一书,在第78页中谈到传媒产业发展的基本趋势,关于报纸等印刷媒介的发展趋势,周教授说“……报纸还是报纸,仍属于印刷媒介,绝不能因为报纸的印刷技术以及其他方面的操作技术已实现电子化,把报纸媒介称为电子媒介。”

说到这时,我认为关于未来印刷媒介的发展趋势,应该有个更大胆的预测:未来,印刷媒介将成为历史。人们不再从报箱取报,不再到报摊买报,也不再为处理废旧报纸而烦神。取而代之的是例似于“传统报纸”厚薄大小的液晶信息接收器,通过无线上网技术,在约定的时间接受报纸信息,比如每天下午晚报出版的时候,读者只需要打开信息接收器,就可以像阅读“传统报纸”那样观看晚报了。

如果这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报业经营的理论和实践中有关“采编、印刷和发行”三位一体的经营模式将会发生颠覆性的革命,而新型的报业经营管理研究将被提上日程。

毕竟:Impossible Is Nothing

广电传媒综艺节目发展趋势

title周末在家闲来无事,打开电视,刚巧碰到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冒险你最红的节目,联系到湖南卫视的另外一个热档综艺节目——快乐中国超级女声,湖南卫视倾力打造的娱乐综艺频道的定位,通过节目内容的支持,在今年应该会有一个质的提升。前几天和朋友一起聊过安徽电视台影视频道最近搞的综艺节目“影视有约”;然后还有其他电视台的许多综艺类节目的类型的改变。很明显,广电传媒的综艺娱乐节目类型已经由“综艺大观”型的纯表演模式慢慢转变成“真人秀”型的娱乐体验模式。曾经辉煌一时的《同一首歌》收视每况愈下;大陆综艺节目鼻祖的《综艺大观》已成昨日黄花。现如今各电视台充斥的要不是购买来的港台《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美人关》等,要不就是自己制作的《快乐中国超级女声》、《超级乐翻天》、《生存者》之类的新生代互动体验式的综艺节目。这类节目的最大的特点就是:普通观众直接参与,并且参与门槛低;全程节目跟踪,给观众第一现场的体验。

这种综艺节目新趋势的出现,我认为出于以下三点原因:

  • 观众消费习惯的改变。比起前几年贫乏的娱乐生活,现如今互联网、DVD、商业演出等等娱乐项目已经超普及,观众对综艺节目的口味要求已经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加上网络一代的成长,他们已经开始慢慢掌控遥控器,节目就需要对他们的胃口。而他们因为网络的特点,养成的对资讯内容的参与度和互动性的要求非常高,这就使得传统单纯的靠演员在台上表演的综艺节目不再吃香。
  • 媒体自身的需求。首先,成本考虑,置办一台明星出演的综艺晚会的费用怎么能和请几个观众来做节目所需要的费用比呢?尽管后者可能需要出外景,但那也只是前者费用的些许皮毛;其次,资源考虑。通过真人秀式的节目,不仅仅可以提高收拾率,还可以收集演艺人才以及相关资源,比如《流星花园》的F4就是台湾《超级星期天》的一推荐帅哥栏目的产品;再次,经营考虑。真人秀式的节目系列行强,可以深度捆绑客户,节约了不断开发客户的成本。
  • 广告主的传播需求。现如今广告主越来越注意品牌的生动化传播,如何和消费者直销的沟通品牌的价值主张?如何向消费者进行体验式促销?一台好的普通消费者参与的综艺节目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桥梁;同时这种活动式的创新广告形式也避开的传统电视广告形式的干扰越来越强,效果越来差的问题。所以广告主对此的需求会越来越强烈。
  • 说了那么多“真人秀”型的娱乐体验模式综艺节目的好处,也该正视一下现实各电视台此类节目的一些问题了。

    客观上,中国观众对这种节目形式的接受度的问题依然存在。这个跟中国人内敛、不爱出风头的性格有关,这个关系到节目的参与度问题,不可否认现在很多此类节目中的所谓的参与观众很多都是从表演学校请的学生来客串的。同样,这样会影响节目的质量,观众会发现节目最终流于形式,不好完了。

    主观上,我觉得由两点问题。第一,媒体在此类节目经营层面上的问题。要遵循两点:节目的企划要服务于频道的定位。安徽卫视的超级大赢家举办的《超级乐翻天》等真人秀节目,我觉得怎么也不能和整个卫视频道“电视剧大卖场”定位相匹配,无论是节目的受众还是节目的广告赞助。而且反过来,节目也不能为频道的“电视剧大卖场”的定位加分。节目形式和内容的创新以及延展。比如此类节目的受众年轻化给广告赞助带来的局限性,节目无法拉来主流消费人群,也就无法拉来相当大一部分行业的广告。第二,节目的社会意义,这个和节目形式和内容的创新以及延展相关。如何更好的把媒体的经济职能和政治职能有机的结合,创办出更有社会意义的节目,而不是屏幕上充斥着选美等流俗的内容,这也是个问题。

    驳“周群强拉选票”事件

    title【Blog 按】 之前我要先申明两点:第一、我不是安徽电视台职员;第二,我敬佩周群小姐的勤奋,但我应该不算她的Fans。所以下面代表我个人的观点是相对中立的。

    可能是受去年李湘金鹰节涉嫌“买选票”的影响,大多数人对金鹰节所谓的观众投票或多或少的抱有怀疑态度。正因为如此,当安徽电视台通过有计划的系列公关活动来为入围的主持人周群造势时,其中的有些做法还是被一些记者爆料为“强拉选票”,并通过!sina等媒体传播开来,比如新快娱评:金鹰节和假票明目张胆公开有奖拉票 金鹰奖评选何来公平等等。

    然而被那些记者们称之为“强拉选票”的事件,从本质上和去年的李湘假票事件截然不同。“为安徽喝彩,投周群一票”活动很显然是安徽电视台节目推广部门做了周密的筹划,并通过媒体传播、事件行销相互配合宣传的一次整合传播公关活动。其中包括这次活动的报纸、电视的广告支持,与周群相关的各种活动的不断开展,比如安徽各报纸和电视台对周群的专访、周群做客安徽电视台网站与网友网上聊天、联合!ahgdb在全省范围内进行周群形象推介会(观众见面会)等等,当然还包括被其他媒体炒做的户外宣传活动。比如利用双休日在合肥一些大商场现场进行推广活动。

    就户外推广活动而言,被某些记者称之为所谓的“强拉选票”事件,我有几点不同意见:

    第一,如同上面所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公关传播活动,就如同传统企业周末在闹市区所进行的产品或服务的宣传一样。只是这次拉住消费者的是媒体,而不是习惯上的传统企业,可是性质是一样的。没见那些记者对传统企业的街头促销大惊小怪,反倒是对安徽电视台勇于进行市场化运作的创新举措而做不理解状。这是不是说明作为媒体本身的从业人员,还有很多人对媒体的市场化运作不了解、甚至不理解呢?

    第二,从活动本身来说,因为安徽电视台这次活动的目的很直接,就是让喜爱周群、喜欢的安徽电视台的观众最直效的了解有关金鹰节选举的事情,并作出支持的实际行动——投票。那么根据这个再明确不过的目的,制定让参与者更容易参与的宣传过程,是无可厚非的事。同时,作为消费者,有支持并投票或不支持不予理采的自由,而安徽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在活动过程中间好像也没有出现“胁迫”消费者投票的举动,所以这个“强拉”的概念从何而来呢?

    反而,我认为从这次安徽电视台参与金鹰节评选的前期宣传运作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一个更趋于成熟的市场化运作的传媒的迹象。包括安徽电视台在内的很多媒体组织现在越来越注重媒体组织自身的公共关系。以前更多的是社会组织(企业)通过传播媒体向公众进行公共关系,现在随着媒体市场化的深入,媒体反过来也开始利用自身的传播资源向公共和社会组织(企业)做公共关系,树立品牌形象。一般会有下面一些做法:

    1、举办大型的公关活动。比如最近安徽电视台影视频道举办的影视有约活动——安徽的”同一首歌”活动。
    2、开展媒介产品展销会。比如央视前不久搞的中国电视媒体广告营销高峰论坛、2004年第7期《大市场》上介绍的江苏广播电视总台“万水千山总是情”系列推广会等等。
    3、与广告客户和广告公司的联谊推广活动。这个最有名的是央视每年的广告招标会、还有各卫视的每年或者每季度的广告招标会、联谊会等等,这一点安徽电视台做的就非常棒。
    4、与有影响、有社会地位的各界人士(意见领袖)保持经常接触。如果你细心观看最近一年来的《国际广告》和《大市场》杂志,你会发现几乎每一期都会有介绍安徽电视台媒体营销的文章,这当中不乏有北京广播学院的黄升民教授、丁俊杰教授写的。

    其他还包括策划和参与同媒体业务相关的活动、协调解决媒体相关的意见和纠纷等等,这些都是常见的媒体公关活动的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