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在生活服务领域的互联网,无外乎两种生意,一种是有上下游供应链的实物交易,比如淘宝、京东商城等电子商务网站;一种是做信息链整合的,我们就属于后者。”瑞庭网络技术(上海)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居客)创始人兼CEO梁伟平说出自己的感悟——生活服务的互联网里,打通上下游信息流“可以做的事情太多,而生意也大得吓死人。”

的确,无论是买房、买车还是吃饭、旅游等生活服务类互联网平台,也无论商业模式是像19楼那样的社区,还是像赶集网那样的生活分类信息平台,以及最近很火爆的团购、LBS(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说到底都是做的信息生意。而它们的最大价值,在于提升了整个行业的信息化水平,提高了资源整合的效率,节省了成本。信息整合也同时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生活的互联网也由此参与这部分价值的分享。

2007年1月创建二手房在线平台时,梁伟平认准了要做房产行业的信息链“卡位”生意,市场上有大量的房产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在寻求买家,而买房者同样不知道哪里有房源,房源的情况如何。安居客卡位在信息链上下游之间的瓶颈处,成为二手房产交易市场上下游信息资源的整合者。

在信息链的上游,安居客以会员制的模式,发展二手房经纪人注册为会员,在下游,安居客凭借大量的房源信息吸引消费者,而安居客的盈利模式则是获得上游的“会员费+广告费+整合营销”等收入。

如何让这条信息链“动”起来?这是梁伟平最先遇到的问题,这有点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即有了好的房源,才能吸引到大量的终端用户,但是没有规模性的终端用户,安居客难以吸纳上游的房产经纪公司和经纪人交纳会费。

创立初期,安居客和大量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一样,通过推广来获得最初用户和流量。但是梁伟平却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鸡和蛋”的问题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网站的发展是“鸡和蛋同时增长的过程”,最困难的则是,作为撮合交易的信息平台,安居客如何平衡供需双方的利益,做到让两边都螺旋式上升?

梁伟平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安居客的技术平台上,他认为对于信息供应链来说,上游信息的准确性是这个链条是否有价值的关键,对此安居客有着一套应用成熟的信息鉴别和垃圾信息屏蔽系统,并且制订了平台的惩罚机制,来删除虚假房源信息,以及打击上传虚假房源的房产经纪人。

“房产经纪人作假时通常会把房价压得很低,这样他可以收到很多咨询电话。”梁伟平介绍,安居客的技术平台可以通过一系列的逻辑来判断这条信息的虚实,比如是否比同地区的房价低很多,是否同一条信息发很多次,当这条信息被判定为假信息时,或者疑似假信息时,网站上会屏蔽这条信息,或将它排到搜索页面的最后。

和梁伟平一样对信息供应链上游的真实性感同身受的,是赶集网的杨浩涌。有着耶鲁大学计算机硕士背景的杨浩涌也打造了一个庞大的反垃圾信息平台。“其实用户在看到信息时,所有呈现在网页上的信息已经被我们过滤了一遍。”杨浩涌介绍说,发信息的人恨不得一天在这里发1万个帖子,可是看帖子用户的行为模式是,如果垃圾信息太多,很快就会对这个平台产生厌倦和不信任,弃平台而去。

因此,要创造好的用户体验,让信息平台有公信力,就需要对信息链的上游进行严格控制。用户每发一条帖子,大约需要10分钟才能显示出来,实际上这背后是赶集网运行的近50条信息辨别和反垃圾系统,鉴定这条帖子是否垃圾信息。每天大约有30%~40%的信息自动被系统辨别为垃圾信息自动删掉,还有20%左右IT系统也不太确认的信息,即便发出来,每条信息后面都有举报的按钮,如果用户受骗了,赶集网的编辑会确认每条举报的信息,然后去核对发帖的信息。“通过IT系统加人工的方式,赶集网尽可能保证信息的安全可靠性。”杨浩涌说。

打造具有价值的信息供应链,不仅仅是要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对于数据的挖掘和应用同样重要。对于生活的互联网来说,社区以及社区式的信息平台上的用户很容易形成生活中的交互和关联,而生活服务的类别也同样存在着关联性,信息供需双方的行为特征便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数据库,再加上巨大的流量和人群基数,这些都成为信息供应链的整合者的宝贵资源。

安居客目前进入了16个城市,每进入一个城市,梁伟平总是要求数据部门拿出一套详细的数据分析报告,以论证这个区域市场是否适合在这个时间段进入,以及该用哪种切入的方式。

除了在城市的扩张上注重数据分析,在新业务的方向上,梁伟平也同样着重用数据分析来寻找新的价值点。

去年底至今年以来,房地产调控的迹象越来越明显,直至今年4月出台了严厉的“国十条”,令楼市应声而落。不过,梁伟平却通过数据团队的分析预测,从去年底开始布局新房信息平台好房网,以及租房网站好租网。目前这两个网站都分别在新房找房类网站和租房类找房网站排名第一。

梁伟平看到的数据分析是,大量房主买房是用于投资,他们以前获得投资回报的途径是高价售卖二手房,当严厉的调控政策到来时,那些投资客已经无法在二手房市场上变现,而大量的资金又积压在房产上,他们需要寻找另外的投资回报途径,以缓解资金压力,租房网应运而生。而房地产市场的调控,也刺激了一部分以往因高价而买不起房或者持币观望的消费者,他们是新房的消费群体,宏观调控、房价下跌,这些因素是好房网业务开拓的时机。

目前安居客的二手房占据了营业额80%以上的收入,租房网占百分之十几,好房网业务不到10%。但是梁伟平认为,未来这几块业务在安居客会成长为3:3:4的比例。

在这3年的时间里,安居客实现了堪称爆发式的增长——2007年的营业额仅仅只有几十万元,今年能达到2亿元,成为国内最大的二手房信息服务网站,这一切,都源自于安居客的信息链整合服务。创业至今,安居客获得美国经纬创投前后三轮共2200万美元的投资。在经纬中国的创始管理合伙人邵亦波眼里,“信息的供应链是最高级别的供应链。”

安居客这类创业型互联网公司,通过整合信息供应链改变了传统的房地产市场,同时也正在影响和颠覆老牌的互联网龙头企业,它们被迫改变了盈利模式,不得不在信息资源整合和服务上创新。

焦点网总经理曾伏虎明显感觉到,四五年前焦点网的日子过得还蛮惬意,作为房地产信息门户里的老大,焦点网每年利润保持30%~40%的增长。但从两三年前开始,竞争变得激烈起来,大量的资本涌入这个市场,行业整合速度加快,一些创业公司也异军突起,焦点网陷入激烈的竞争中,再也不能“闲庭信步”了。

“以前我们的论坛很强大,很多用户来我们这里看楼盘信息、聊天,我们也乐于提供从信息平台到社区的整合型服务。但是后来不行了。”

“不行了”的原因是,市场变化了,买卖双方都对信息服务有了更高的要求。以往开发商大多只是投放品牌广告,现在开发商更希望广告是一个“计效器”,能通过互联网这个信息透明的互动平台,及时了解消费者的需求。

开发商对焦点网的要求是,你怎么能帮我把房子卖出去?用户对焦点网的期望是,我订阅你们的信息,你能给我便宜点吗?能让我排上队吗?能让我挑选一下户型吗?

既然卡位在整合买卖双方信息,并且撮合交易的信息平台,曾伏虎感受到焦点网仅仅靠论坛来连接开发商和消费者,价值正在萎缩。他试图建立更为精细化的信息沟通平台,来扩大上下游的信息流通道,以此令焦点网保持行业竞争力。

“比如我帮一个楼盘卖房子,我要关注点击这个楼盘的所有客户的信息,了解他们的需求究竟是什么,然后将它提供给卖房子的开发商,让他们提供更多的信息给客户,比如房间的容积率、户型、使用的钢筋、朝向以及周边楼盘和单价等大量信息。”曾伏虎说,这个链条的整合不是通过焦点网的论坛来实现,而是更为精心的服务,比如推出新房团购服务、电话服务等。现在焦点网有一个10多人的客服中心,他们的作用是接听用户的电话,详细解答对网页信息并不满足的用户问题,并且将这些潜在购买用户的需求转达给开发商。

“原来我们就是收广告费和争夺互联网的入口,可是现在要提供的是更加精细化的服务。”曾伏虎认为,焦点网的转变是竞争使然,而更加精细化的服务,则都是围绕供需双方信息而做的增值服务,这和传统媒体的广告模式已经截然不同了。新的竞争对手们,已经颠覆了互联网的传统游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