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平日里博客的话题除了工作,就是专业。这样严肃有余,情趣不足。卡内基说:享受工作,享受生活。因此,周日定位本博客的情趣日,内容以游记、日记、扯淡为主。每周情趣多一点,生活从此轻松点,争取周周露两点。

提醒一下:本系列是我2006年到西藏自助游的游记,一直记在便签本里没全敲到电脑上,每每想起2006年那段让我难忘的时光,总思绪万千,心儿又飘到了雪山圣湖。

++++++++++++我是不华丽的分割线,下面是正文第一回喽++++++++++++

2006年7月31日,星期一,大热,火狗年六月初六,压根儿没见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

这是一个慢慢清晰起来的念头。最早对于西藏,我只能在想象中勾勒出世界屋脊的神秘,似乎对于我来说,她遥远的真如天堂一般。自然而然,对于这片圣土,敬畏多过好奇,更谈不上计划涉足。

念头还是起源于准备考研时期看到的《疯狂英语》杂志上刊登的一首情诗:First best not to see / Then mind won't be captivated / Next, best not to become intimate / Then mind won't be trapped。我被附后的中文诗境深深的打动,在本子上默写了好几遍:“压根儿没见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该是怎样的人儿才能写出如此深情的话语?这个人竟然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

仓洋嘉措,生于西藏山南地区。他从小就被当时西藏地方的执政者桑吉嘉措指认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1697年他被迎入布达拉宫时已有15岁,过惯了农家田园生活的他,不甘心深宫高墙、青灯作伴的苦行,只要一有机会,就偷溜出布达拉宫,做出许多风流韵事来,同时也诞生了一批后世广为流传的情诗。

关于仓洋嘉措的最后结局,尽管官方记录的是他在押解回北京的路上仙逝于青海。但我耕愿意相信一种传说:仓洋嘉措带着手铐脚镣随钦使走到青海扎西期地方时,即以神通脱身,往五台山山洞中修法。一天,忽然来了一位姑娘,送他一幅观音画像。他把像挂在壁上,便念“安像咒”,这时姑娘忽然离地而起,冉冉走人像中,那像随即说道:“不必再念,我已到像中来了!”他才醒悟姑娘即是观音化身。因此,那幅画像被称为“说过话的像”,他修法的山洞被称为“观音洞”。

一个如此庄严肃穆的神秘圣地,甚至带有一些文明仍未开化的原始天堂,怎么会有这么传奇一生的高人呢?我对西藏有了很浓的兴趣,并且开始留意起她的种种……

此后疲于生计的工作,慢慢淡化了那一段奇妙的好奇,也淡化了我对西藏圣域的向往。虽然也时常看到旅人拍摄那气势雄伟的雪山,宁静美丽的圣湖,动过去西藏的念头……

强化这个念头的是我的老婆,新婚不久正为选择到哪里腐败游而苦恼的我们,得知青藏铁路的开通,以及川藏公路将开挖穿山隧道等消息,此后势必去西藏的人流如织,我们希望圣地在嘈杂前,能够把那一幕庄严永远留在心中,因此老婆毫不犹豫的选择西行西藏,即使旅途是那么的艰辛,但换来的将是心灵的收获。

于是我们有条不紊的计划开来,确定线路、联系包车、寻找同伴、谈定旅程,有很多要准备的功课去做。网络再一次的帮了我们的大忙,让很多看似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很快,我们从网上的各家西藏自助游的论坛里找到一位上海小姑娘和一位广东小伙。几天的沟通下来我们确定了走风景最美,同时也是路况最复杂的川藏南线进藏,从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青藏铁路离藏。从成都出发,我们选择了知名的穿山甲俱乐部作为我们此次包车去拉萨的旅行服务者,我们将会乘坐丰田4500,途径雅安、康定、理塘、巴塘、然乌、林芝,到拉萨。

为了准备的更充分,中午我去了趟图书城,买了几本西藏的游击,其中有一本《两个人的川藏路》,写的十分的生动感人,仿佛川藏俊美的风光跃然纸上。我这本,等我走完川藏线,再标上我的行走体验,等下次谁再去川藏,没准能派上用场。

西行西藏(一):压根儿没见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周强笔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