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乐观派-周强笔记本
6/30
3月5日原云南红塔集团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因病去世,他是改革开放以来几代企业家的偶像,1979年51岁的褚时健出任玉溪卷烟厂厂长,18年缔造了一个烟草王国后锒铛入狱,2002年保外就医,74岁高龄种植褚橙,再创业数十载,终成一代传奇。
他人生信条是:看看当前有限条件下能做什么事,把它做好。然后永远执行,无论别人多么悲观,无论年纪多大。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理性乐观派践行者。
扎克伯格也是一个乐观主义者,他信奉一句美国谚语:乐观者往往成功,悲观者往往正确。意思就是说悲观者总是找各种理由来证明糟糕和不可能是对的。同样的,乐观者如果认为某件事是可能的,他也会千方百计找方法证明。甚至不管多困难,或者当人们怀疑的时候,他都会继续努力,直到最终找到方法,让梦想变成现实。
我们经常听到很多悲观的论调。最近的一次是年初流传在朋友圈的那句关于经济危机的段子: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联系到整个2018年的滚滚熊市、中美贸易战等因素,看空未来的调调让本就焦虑的我们更加迷茫。
实际上上面那个段子,你不觉得耳熟吗?160年前狄更斯就在他的小说《双城记》里写过: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正如同二战后的人口爆炸量是危机、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21世纪的全球变暖等等悲观主义观点一样,现在又有人开始对人工智能表示担忧。
对于个人,我们时常也会被悲观的情绪笼罩。考不上大学怎么办?找不到工作怎么办?谈不到对象怎么办?买不起房子怎么办?失业了怎么办?失恋了怎么办?失败了怎么办?……我们总觉得这是不得了的事情、大麻烦、很难过去的坎,因为小时候父母总是那负面案例吓我们,长大了媒体也会过分放大悲观的社会新闻。毫不夸张的说,我们是被吓大的。
实际上又是怎样呢?先说说个人,我曾写过一篇文章: 带着问题上路,那些曾经务必困扰我们的问题,拉长一生来看,后来绝大多数都不是问题。我们还会上大学毕业找工作结婚生子过日子,哪怕当时觉得再大的挫折,过来了也就过来了。至于那些社会上的悲观观点,地球人口还再继续增长,现在不是粮食不够吃的问题,而是营养过剩的问题。石油是能用完,但是新能源发展迅猛。全球气候变暖也被质疑是本世纪最大的谎言。
好的一面我们常常忽略,坏的一面总是击中我们脆弱的神经,这也就是所谓的“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为什么悲观主义比乐观主义盛行?道理很简单,好消息吸引不了眼球,而那些灾难、问题、负面、坏消息往往是媒体最喜欢报道的,让人惊愕、焦虑和恐慌,比让人喜悦能容易记住。因为我们是敏感警惕者的后代,我们的祖先正是因为能够记住一些不好的消息才活了下来。对坏消息关注的基因存在在我们的身体里。除此之外,公布坏消息可以带来收益。人们在听到坏消息后,往往会要采取行动来抵御这些坏消息,而好消息则只需要等待时机到来即可。
扎克伯格大力推荐过一本书:马特・里德利的《理性乐观派》,它的副标题是“一部人类经济进步史”。无论从平均数字统计,还是以国家单独计算,人类的收入、健康水平都增加很多,而今天贫困人口中大部分也拥有上个世纪富豪无法拥有的生活必需品。从照明技术的既不,工作效率的提升,大量的时间被节约下来。同样,技术进步带来了更廉价的产品,人变得更富裕和幸福。
我之前听一期冬吴同学会,梁冬说基金经理天生就必须是一个理性乐观派,你必须相信市场不管怎么起伏,总螺旋上升的,要不然你怎么让人买基金呢?巴菲特的传奇,也是因为他是“死多头”,坚信经济越来越好,长期持有绝不做空股市。我们每个平凡的人也最好做个理性乐观派,你要相信未来是奔头的,努力是有希望的,这样你的付出才有意义,也不会抱怨公不公平。
当一个理性乐观派,了解了我们的社会,了解了我们的未来,相信未来有的是机会,努力成长,挑战一个有一个成功。哪怕几多波折,也要向褚时健那样,悲观时,想放弃时,抱怨环境时,想一想他的人生信条和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