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006

纸媒的未来:消失!?

周鸿铎教授的《传媒产业经营实务》一书,在第78页中谈到传媒产业发展的基本趋势,关于报纸等印刷媒介的发展趋势,周教授说“……报纸还是报纸,仍属于印刷媒介,绝不能因为报纸的印刷技术以及其他方面的操作技术已实现电子化,把报纸媒介称为电子媒介。”

说到这时,我认为关于未来印刷媒介的发展趋势,应该有个更大胆的预测:未来,印刷媒介将成为历史,或者说不再属于大众消费品。人们不再从报箱取报,不再到报摊买报,也不再为处理废旧报纸而烦神。取而代之的是例似于“传统报纸”厚薄大小的液晶(或者是纳米材质,甚至更高级的材质)做信息接收器,通过无线上网技术,在约定的时间接受报纸信息,比如每天下午晚报出版的时候,读者只需要打开信息接收器,就可以像阅读“传统报纸”那样观看晚报了。 

如果这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的报业经营的理论和实践中有关“采编、印刷和发行”三位一体的经营模式将会发生颠覆性的革命,而新型的报业经营管理研究将被提上日程。毕竟Impossible Is Nothing。 

德通社近日报道说,在比利时,这个构想即将成真。总部设在安特卫普的《比利时时报》计划从4月起在全球首次推出一种无纸化电子报,在为期3个月的试刊期间,200名订户可利用该报提供的一种便携式电子装置,上网下载新闻,要是订户可无线上网,便能全天候自动更新内容。 

这种电子报机器的要价为400欧元,并不便宜,不过登记参加试刊活动订户不用付费。专家估计,这种电子报进入批量生产阶段后应可降低成本。《比利时时报》提供给读者的便携式装置,荧屏大小如同一页报纸,画面如同普通报纸,为黑色或白色。这种“电子报”版面大小相当于两个笔记本电脑屏幕,但要比普通的笔记本电脑省电100倍,以每天平均使用3小时计算,每周只须充电一次。阅读器内可储存大约一个月的新闻、30本书的内容,以及各种格式的文件档案。

像经营足球俱乐部那样经营媒体

       我爱足球,尤其是喜欢看欧洲各大联赛,因为能看到许多我喜欢的足球明星的精彩表演,随之而来的是对足球明星所在的足球俱乐部的钟爱,比如小罗所在的巴萨。很多中国球迷都是因为喜欢某个球星,爱屋及乌的顺带喜欢上球星所在的俱乐部,例如,要不是齐达内和贝克汉姆加盟皇马,那么皇马就不会出现2003年访问中国那样的火爆。这和欧洲国家的球迷不同,他们更多的是喜爱俱乐部,并由此喜爱俱乐部里面的球员。一到比赛日,很多城市万人空巷,到球场为自己的球队加油;更有甚者,很多家庭对某个俱乐部的喜爱是祖辈相传下来的。不光是大俱乐部,欧洲有许多很小的足球俱乐部,都有着百年的历史,有着自己的品牌和文化。获得球迷如何的拥护,而且还能够运行多年,不断买卖新球员,开发新的纪念品等……这不由得不让人佩服这些俱乐部的经营。


       2月16日欧洲著名的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公布了第九期“欧洲俱乐部收入排行榜”。这是欧洲各俱乐部经营的一个成绩单,从中可以得到的最直接的数字是各家俱乐部的运营收入。今年最大的新闻是,皇马打败了连续8年登顶的曼联,以2.757亿欧元高居榜首。

       成熟的足球俱乐部经营收入,一般分为比赛日收入、电视转播收入和商业经营收入三大块,前两个部分为主要构成,通常占据整体收入八成以上,这个和球队的竞技经营有关,也就是说,球队踢的好不好看,成绩好不好,这些都缘自足球比赛本身。而商业经营则是对球队或者球星的包装,策划,推广,由此获得收入,通常仅占据整体收入两成。

       然而,皇马的登顶却得益于商业经营,比如贝克汉姆的效应,比如银河战舰的品牌形象推广等等。与之对应的是,皇马比之前几年竞技经营却出现了很大滑坡,球队已经有2年冠军头衔颗粒无收了。在收入登顶之时,却是巨星们竞技水平下滑,球员结构不合理,战术不适合,球队战绩不佳,拥趸日益失望远离。这样的境况,难道来年的经营还会交出满意的答案吗?相反,皇马的死对头巴萨,经过前几年的沉寂,新主席上任,首先明确的战略就是竞技经营第一,利用合理的球员搭配而不是球星的堆砌,利用出色的战绩而不仅仅是场外的策划,来吸引球迷,吸引赞助商,总收入上涨23%,排名上升。

       这是竞技经营和商业经营该如何处理问题。铺垫了这么多,我想讲的是传媒经营和足球俱乐部经营有着同样的性质,都属于文化产品的经营,比之消费品等行业的营销经营来说,传媒经营更适合从足球俱乐部的成功经营案例中获得经验。第一、足球俱乐部通过竞技经营,来吸引球迷的关注,获得门票收入、电视转播收入;媒体通过内容的经营,来吸引受众的关注,获得内容销售收入。第二、足球俱乐部通过在球迷中的影响力来获取赞助商的投入以及通过营销策划,合作推广获得利润;媒体通过向广告主销售受众注意力,通过策划活动获得收入。因此对媒体来说,内容经营是大树之根,在此基础上的商业经营(广告经营、活动经营等)是大树枝干。根系不稳固,不发达,即使树干一时枝繁叶茂,一场大水,一番飓风,大树就会有没顶之灾。

       《经济学人》2006年1月19日出版得新一期得封面文章就是《内容为王》,副标是“传统媒体在数字时代的立身之本”。文章告诫我们无论是传统媒体也好,新媒体也好;无论是常规营销也好,创新推广也好;媒体内容的经营是第一位的,只有好的内容才能在媒体竞争中利于不败之地,“传统媒体在数字时代的立身之本是有着雄厚积累的内容资源”。

椅子的故事


曾经听记者朋友开玩笑说,谁谁非常能写,对着一把椅子就能写出3000字,很佩服这样驾役文字的功底,一直很纳闷怎么能写出来呢?

总于找到一个此类的高手,好奇的抛出了疑问。高手谦虚着说出了她的观点:每把椅子都应该有它的故事,式样、材质、生自何来、用至何处,但这些都不是关键的,关键是使用椅子的人的故事,每一把椅子后面都会有它主人的故事,以及它和主人的一段关系。

你会看到那些放置在富丽堂皇客厅里的椅子,主人喜爱坐在上面和朋友们聊天;你会听到美丽的花园里的摇椅,被正在静静阅读的主人悠悠摇晃发出快乐的吱吱声;你还会感觉到后院仓库里摆放着的曾被老祖父喜爱,现在却已经破败不堪,被冷落在角落的旧椅子的落寞……椅子的故事,椅子背后的故事,总有很多的故事。

Keaggy就用相机告诉了我们50把忧伤椅子的故事。谁知道这些椅子见证过主人什么故事呢?而现在却满怀着忧伤~~~

情人节,已不是两个人的事了。



又到情人节,打开今天的报纸,以情人节为由头的各种新闻、促销铺天盖地。“情人节”作为舶来品,已经被国人扭曲,过分的奢侈和浪费,让“情人节”失去了原有的温情和浪漫。这个西方情人的浪漫节日,早就成了商人的节日,原本属于精神的日子,也早就物质得不能再物质。

即使是夸大现实的电影,在表现外国过情人节的场景时,更多的也只是一块巧克力,一束玫瑰,再煽情点写点小诗什么的。可是在中国,在咱老百姓身边,倘若你还指望凭一首小诗、一块巧克力或者一枝块把钱的玫瑰,就蒙混过关,连你自己都会不好意思。与情人的爱情在情人节里的衡量,变得十足的量化,标准就是价格。这不,香港文汇报的文章标题干脆就是《情人节,你准备了多少钱?》,百度贴吧发起一次讨论:情人节,你准备花多少钱? 看来,浪漫的价码也越来越贵。你没钱,不代表你不想浪漫;你没钱,不代表你想让你的情人在朋友同事面前没面子;你没钱,不代表你甘心输给竞争对手。

前两天,看《霍元甲》里面有句:活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套过来,情人节,过不过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甚至也不是你与情人两个人的事儿。高玲玲说它是个“情人劫”,兄弟姐妹们,咬牙熬着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