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004

杨澜的《天下女人》能否在湖南卫视“快乐中国”

湖南卫视大炒特炒第五届金鹰节之际,2004年9月22日,杨澜的阳光文化和湖南卫视将展开深层次合作,联手打造一档探讨女性话题、分享性别体验、关注中国都市女性精神世界的谈话类节目《天下女人》,由于合作双方一位是在国内传媒界享有盛誉的传媒人,另一方是有着国内最新锐电视台之称的湖南卫视,所以这一合作立即引来无数媒体的注意力

暂时不谈合作的产品,就其合作本身来说,应该就已经算是形成了双赢的的局面。一方面湖南卫视悉心经营数年媒体品牌,倘若希望在国内一省级卫视的基础上再上一个台阶,做在大中国区,甚至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传媒,那么单靠自身培养起来的本土“形象代言人”以及自己生产的节目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像杨澜这样知名度的传媒大腕以及相当一部分的有分量的高水平节目的协助;另一方面,渐远于大陆传媒领域,尤其是传媒前台的杨澜在经历过“阳光卫视”等变故后,急希望借助于眼下最火的中国传媒的窗口,东山再起,为其希望做“节目供应商”的计划做好积累。于是这场合作就成了杨澜嘴里的“一见钟情”。“我先给欧台(湖南卫视台长欧阳常林)打了个电话,接着就一拍即合,迅速有了现在的发展和结果。其实,算是一见钟情吧!”

再看看《天下女人》吧。这是湖南卫视第一档制播分离的节目,也是杨澜实现她的“节目供应商”新定位的重要的一步。

杨澜表示,“节目的团队正在尝试开辟一种新型的谈话节目方式,突出话题对生活的介入和实用性,整个节目会有相对固定的女性文化学、社会学等领域知名专家和明星嘉宾到场,她们的感染力、亲和力以及专业态度,对观众将是非常好的心理按摩”。从这样的介绍,似乎我们可以对新节目倾注极高的期待。然而问题是:杨澜既有的主持谈话类节目的那种知性、冷静、深度甚至有点严肃的风格如何把新节目溶入到“青春、靓丽、时尚”的充满年轻与活力的湖南卫视品牌内涵中来。湖南卫视已经开始注意全方位的传播“快乐中国”之一频道理念了,比如节目企划,比如广告企划,甚至比如节目的制作细节,都渗透了这一新锐的品牌主张。《天下女人》在这一背景下运作,如何在节目中溶入更多的“快乐”元素,这是成功的关键。比如选题策划,嘉宾的邀请,节目的设计,甚至宣传的调性等等。而这一切都要看看中国最有实战经验的节目主持人之一的杨澜如何去处理?我们拭目以待。

道理很简单,不是说“1+1”就一定等于2,而且在利益的驱使下,人们更多的是希望“1+1”能够大于2,然而如果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没有一个统一的策略,没有一个完整的规划,没有一个到位的执行,哪怕你的那个“1”是一个多么有分量的“1”,最终只能等于2,甚至极有可能小于2。杨澜的《天下女人》能否在湖南卫视“快乐中国”,将会为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频道品牌经营的案例。

传媒经营的实战专家

克顿顾问公司终于开设的网站,以前一直在打听,吴总什么时候把克顿的品牌在网上展示给大家。现在所有关注媒体经营管理,尤其是电视媒介经营管理的人可以多关注这里,汲取养分了。

无论你对克顿顾问公司有多少了解,但是有一点,克顿顾问公司注定是中国传媒经营实践领域里的先驱,看看克顿的客户,或许你能够更具体的体会到克顿在媒体经营管理咨询顾问的领域的地位。

Google改变中国新闻传媒竞争格局

2004年9月9日 ——全球著名的网络搜索引擎开发商google公司今天推出google新闻简体中文版,支持用户搜索浏览来自1000多个简体中文新闻来源的新闻。在人们热烈讨论着中国大陆传媒市场何时能够对境外传媒集团更开放的时候,google以这样一种形式开始了他的中国传媒市场的整合之路。google产品管理副总裁Jonathan Rosenberg说:“google新闻提供与任何特定新闻相关的多种视角和不同观点的搜索能力。google中国新闻进一步体现了我们致力于为中国和全球的用户提供更容易使用和更有用的搜索服务的承诺。”

从技术层面,google新闻简体中文版无论从用户新闻搜索还是新闻跟踪上,对于读者来说都将绝对是前所未有阅读体验,这样一来,和传统媒体,无论是报纸还是电视,甚至和中文网络传统新闻门户所提供的新闻阅读服务相比,其为用户提供新闻聚合的深度和广度,将是其成为最强的武器。

从市场层面,google新闻简体中文版将改变新闻传媒的市场竞争格局。对于诸多国内媒体来说,人们获得新闻的习惯将经历最近几年以来的第三次竞争层面的格局改变。第一次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由于新浪等网络媒体的优异表现,使得网络新闻从此一举进入主流档次;第二次美国2001年911事件,让社会大众形成了“大事必看凤凰卫视”的新闻获取习惯;可以预测的说,Google新闻简体中文版将改变第三次传媒竞争格局,越来越多的读者,会从google获得“特定新闻的多种视角和不同观点的报道”阅读便利。这种改变所带来的对于现有新闻媒体来说,不仅仅只是读者读者的流失可能性,还有广告客户,甚至资本的的相继流失。

从舆论影响层面,尽管google承诺多种视角和不同观点的报道,但是如何从舆论控制的角度来管理技术对新闻选择的干预,将是有关管理部门需要重视的问题。毕竟,google可以通过技术更多的在新闻体现某种言论或者意识形态,让读者更方便的搜索和阅读到它们,如果google新闻简体中文版的用户群足够大,那这种舆论影响力将是可怕的,前提是如果失去对google新闻简体中文版的政策上的控制。

如何识别报纸发行量的真伪

以前在做报媒业务的时候,我的客户总是问我一个问题:现在各大报纸的发行量到底是真是假?

的确,相对于电视收视率来说,衡量报纸效果的主要指标——发行量,是一个很让广告客户迷惑头疼的数字。电视收视率调查市面上有相对公证的第三方数据,比如AC尼尔森和央视索福瑞的调查数据。而报纸发行量却没有这样的数据,基本上都是报社自己说多少就是多少,再加上各报纸为了吸引广告客户,基本上都夸大的虚报了发行量。这样使得广告客户,尤其是对当地报媒环境不熟悉的广告客户对数据的真伪无从判断。

如何识别报纸发行量的真伪?这里我来提供一个模型,根据一些广告客户比较容易获得的报纸相关数据,从而可以大体上判断报纸所自称的发行量到底水分有多大。

title

说明:

    (报纸版面成本*总版面数*发行量)表示每期报纸的印刷成本
    60%的概念是说明每期报纸的印刷成本占每期报纸总成本的比率,其余40%是管理成本。这个数据是报界的一般规律。
    报纸版面成本根据现在纸张印刷的成本,例似《参考消息》版面大小的每4版印刷成本+促销成本大概0.1元左右。
    每版实际刊登广告额,客户可以通过抽样的方法,统计出该报纸平均每版广告额。当然是折扣以后的净广告额。
    最后我们拿每版应刊登广告额每版实际刊登广告额做一比较吧,出入比较大的话,发行量就肯定有问题了。

举个例子吧。比如安徽某省级日纸(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没有指明了)公布的发行量大概是42万份,而其版面的成本大概对开4版0.1元钱,如果平均每期算其32版的话,那么根据模型,可以得到其每版应刊登广告额应该为1.1万元。在根据其广告刊例价和折扣,大概八公分通栏的价格是1.1万元左右,这就是说它最起码每版都要有一个八公分通栏的广告,同时其全年的总成本1亿2千万左右。而根据业内的信息,这张报纸2003年的广告营业额是1亿多一点,这样以来,按照这张报纸公布的发行量,其去年应该收支相抵,没有赢利,而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根据这个模型,通过获得几个相关数据,广告客户就可以简单的判断报社公布的发行量的可靠程度。大家可以拿自己城市的报纸做个实验,结果可以验证交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