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类的互联网不仅仅是用户和市场的垂直细分,在进行扩张时,是自下而上的“区域性——全国”的下沉扩张模式,而非全国性门户等网站自上而下的高空覆盖模式。

赶集网就是遵循这种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稳扎稳打、深入渗透的扩张模式。作为中国最大、最活跃的本地生活信息门户,截止2009年12月,赶集网已在全国343个主要城市开通了分站,服务范围覆盖了600多个城市。

“我们从两个维度向用户提供服务,一个是服务、一个是地域。”赶集网创始人兼CEO杨浩涌介绍。

在服务的维度上,赶集网也在垂直的服务行业里深耕。目前赶集网提供房屋租售、二手物品、招聘求职、车辆买卖等本地生活及商务服务等信息。其中房产租售、二手车、招聘等垂直类别是赶集网流量最大的几个板块,这些垂直板块甚至能与专业的垂直网站较劲,在业内排名前三甲。它们在为赶集网带来巨大流量的同时,也创造了更大的商业价值。

和专业的招聘类网站不同,赶集网的招聘信息侧重于中低端的大众招聘,由于有大量的人群基数,赶集网非常适合为餐饮娱乐、超市连锁等行业的客户提供保安、服务员、前台、收银员等招聘,“这些行业对基层员工的需求量大,而且人员流动也大,我们可以为其提供长期持续的招聘服务。”

在地域的深耕上,赶集网在每个城市的渗透度已经到达每个行政区甚至是居民小区。比如进入北京站点后,从房产频道点击进去,就能看到海淀区、朝阳区、西城区等行政区域,在每个行政区域下进一步细分,海淀区就有上地、中关村、万柳、世纪城等地域板块。“我们把地域不断地分为一小块一小块,你可以在这个小类别里找到相关的服务和信息,如果你在国贸附近卖一台电风扇、或者搜一台电视,类似的信息都可以定位到一个很小的地理区域里。”杨浩涌说。

下沉到居民区的地域细分,让生活与互联网有了更紧密结合的可能,而用户的黏度也会更高。一个用户曾经在赶集上卖多余的狗粮,没想到买狗粮的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现在这两家经常一起遛狗。“我们网站上发生的这类事情太多了,赶集网实际上已经是一个社区了。”

尽管是生活信息类平台,但是由于赶集网在每个城市呈网格状地下沉,每个地域网格里的用户越聚越多时,就自发地形成了网络集群,当这些集群在赶集网上发布从拼车、组织郊游等各类生活信息时,他们之间的信息交互已然是人际关系互动的社区。这些带有亲近感的交互,令赶集网每天的发帖量高达20多万。在一些大的省会城市,比如天津、武汉等地,每天都有20多万人在线。

在每个城市的扩张上,赶集网也积淀出一套自己的经验。“头两三个月要通过搜索引擎、地方网站、从线上到线下都进行密集的推广,我们发现,当一个城市每天的信息发帖量能到400条时,基本上就能自动转起来了。”杨浩涌认为,信息量超过400条这个边界值后,这个城市的分站点就能逐渐形成一个自己的生态系统,用户量和发帖量做大,招商才会火起来——商家们看重的是影响力和精准度,前者是通过发帖量、用户基数、活跃用户数来体现,后者则通过垂直行业、地域这两个维度的精细化和渗透度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