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系列:

No.1:#东邻为鉴·闲谈日本# 红颜薄命织田市

今天是第二篇,继续谈日本古代美女……

#东邻为鉴·闲谈日本# 樱之女:归蝶-周强笔记本

 

每年的三月,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在远东,尤其是日本,多为粉色或白色的小花结连成片,宛若漫天蒸霞,每到这个时候,日本国内各地都会举行盛大的樱花祭,人们聚集在公园或山野尽情的载歌载舞,赏玩这灿烂的时刻。

单枚的樱花很小,却长得甚是端庄,樱花更是一种合群的花儿,即使是短小的一枝上也会簇簇的聚合三五朵,在花期里共同摇曳出盛景。直到短暂的花期匆匆去了,才会共同凋零,留一场绚烂与怅然于来年的憧憬。

《樱大鉴》里有一句很著名的诗句:“欲问大和魂,朝阳底下看山樱”。日本人认为人生短暂,活着就要像樱花一样灿烂,即使死,也该果断离去。

#东邻为鉴·闲谈日本# 樱之女:归蝶-周强笔记本
图:日本电视剧《浓姬》里剧照

浓姬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子。浓姬是日本战国时期“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的妻子,“美浓之蝮”斋藤道三的女儿。她如同很多可爱的女孩子一样,原本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归蝶”,因为嫁给了织田信长以后,信长却标新立异的称呼她叫阿浓,其意思就是来自美浓国的女子。

尽管日本长久以来都有以本家或地位来称呼贵族女子的习惯,然而信长确是从来与众不同的,也因此,浓姬这个称号在战国初期以一代艳姬得以广为流传。

通常认为起于应仁元年(公元1467年,足利将军家继嗣问题引发的“应仁之乱”)而终于庆长十七年(公元1615年,德川家康攻落丰臣家最后堡垒的“大版夏之阵”)的日本战国时代,一向是日本史上最引人入胜的部分。

这段历史闪过了许多绚烂如樱的华丽人生,织田信长、武田信玄、德川家康、丰臣秀吉、斋藤道三、北条氏康、上杉谦信……很多史书对这一段历史的记载都落脚于男性,那个时候女性就是政治的牺牲、战争的祭物,尽管其中不乏有集美艳与智慧与一身的人,只是她们的命运却系在自己所出生的、所出嫁的男人身上。

浓姬,尽管我更愿意称呼她的诗意般的名字——斋藤归蝶,她的婚姻一开始就被安排成间谍的使命,肩负着探听尾张国织田家消息的责任。当时美浓国已经和尾张国互相想吞并对方,只是实力相当,对恃了许多年后,尾张国不断受到来自远江的强敌今川义元的威胁,斋藤道三又对自己的养子义龙颇多顾忌,在这种情况下,两家决定暂时和解,道三决定把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给被人们视为“尾张大傻瓜”——织田信长。

那一年(1549年),信长十五,归蝶十四。聪颖的归蝶,一开始就明白自己的命运和作用,生在战国乱世的她,理当把自己捆绑在家族利益之中。据传说她出嫁临行时,道三曾送给归蝶一把短怀刀,对女儿说:如果信长真是传说那样的大傻瓜,那么就用这把刀杀死他。而浓姬的回答却是:或许这把刀也会刺向父亲呢。

#东邻为鉴·闲谈日本# 樱之女:归蝶-周强笔记本
图:游戏《信长之野望》里浓姬的造型

归蝶聪明就聪明在这里,她会识时务的判断出,自己的夫君将是不世出的战国英雄,而自己嫁过去后,织田家的利益就是自己新的家族利益,她不仅仅放弃了协助父亲收集情报的无间道职责,还千方百计的劝自己的父亲帮助信长,成就大业。

就是她的精心安排,结婚四年后,翁婿两人在富田正德寺会晤,道三对女婿赞赏有加,他的内心已经取消了原本的尾张攻略计划。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愿意协助自己的女婿布武天下。此后归蝶开始不断帮助信长获得美浓地方的支持,这无疑对后来信长平定尾张、征服美浓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在少有的关于归蝶的文字记载中,她的聪颖还体现在为织田信长网罗天下英才之上。她明白成大事,仅靠夫君一人之力,是绝无可能的。她更明白,对于年轻的夫君来说,“上洛”(注:日语中的上洛,带兵攻入京都的行动)是信长的梦想之一。

归蝶将自己的表兄明智光秀推荐给信长,明智光秀和当时的京都的大将军足利家有密切的联系,在光秀的牵线下,信长借帮助足利义昭上京夺回征夷大将军职位,完成了“上洛”之梦。

#东邻为鉴·闲谈日本# 樱之女:归蝶-周强笔记本
图:日剧中的织田信长,木村拓哉饰

读了不少关于日本战国的书之后,那些取得成功的人,都具备三个必不可少关键字:一是才智,第二是幸运,第三是耐性。他们成功的大小也取决于是这三点的完备程度。

上面已经说了归蝶聪颖的一面,至于幸运,我想幸运的莫过她生于斋藤家,嫁于织田家。这种幸运还体现在,她所要嫁的夫君,并非是所有人看到的顽劣鄙夷,标新立异的“大傻瓜”。而忍耐,对于备嫁时期的归蝶来说,没有大哭大闹,以死拒嫁“大傻瓜”,尽管当时她是道三的掌上明珠,绝对有可能哭闹和负气,为联姻注入不顺的伏笔。

对于初嫁的她来说,也没有懊恼于夫君对自己的敌视和冷淡,反而用女人特有的耐性和温存,俘虏了傲气的信长。试想她如果和其他不争气的出嫁女一样,遇到夫君的冷遇,就不识时务的无理取闹,或者回娘家诉苦,这只能激发夫妻间的怨恨,而且还不利于两国的和平。

然而,信长上洛以后,归蝶的消息在历史上可以说是完全消失。有说法是既然信长已得到美浓,浓姬的存在已无价值,所以将她杀害(一说流放);也有说法是在信长安土城时期,归蝶作为安土殿成为安土城的女主人,或早在这个时候以前,浓姬已经病故。

还有一种说法,“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被叛军谋害)后,她随其他女眷一起落发为尼,终日在枯灯古佛前为逝去的夫君祷告超度至1612年亡故,享年七十九岁。而我更愿意相信小说家们美丽的虚构,本能寺事变的时候,归蝶与信长一起殉难,生死与共,如樱花一样,在生命的怒放之后,留给人们的是那永恒的绝美。(完)

文:周强 / 题图:日本的樱花和天守阁

微信公众号:周强笔记本 (ID:zhouqiangno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