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年是罗斯福外事活动最忙碌的一年。先是在年初,罗斯福和邱吉尔在卡萨布兰卡举行军事会议,就是在这次会议上,罗斯福第一次提出“法西斯轴心国必须无条件投降”的要求。然后在5月,还是和丘吉尔在华盛顿举行"三叉戟"会议,也正是因为这次会议训令艾森豪威尔进攻意大利,导致9月意大利投降。下半年,罗斯福更是紧锣密鼓的和同盟国各国政要举办盟军峰会。8月的魁北克会议上,罗斯福和丘吉尔签订了英美共同研制原子武器的秘密协定。接着11月22日和丘吉尔、蒋介石在开罗商讨了对日作战和战后处置日本问题,然后11月28日又赶往德黑兰和斯大林、丘吉尔不仅仅确定了对法西斯德国的一致作战计划,还确定了建立一个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国际机构——联合国的目标

1943年,雾霾袭击洛杉矶——美国全球制霸的副作用,现代工业文明之殇-周强笔记本

开罗会议蒋介石、罗斯福、丘吉尔和宋美龄合影

事实上从1943年开始,罗斯福就是盟军陆军和海军的总指挥。早在1942年11月,罗斯福的特别助理就在日记里写道:“总统正在成为这场全球大战的中心人物,他提出倡议并决定采取什么行动,他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个责任就是战争的领导权,它如同火炬接力一般,在这一年已经从英国首相那儿传递到了美国总统手里,两人都心知肚明,领导权的转移和个人能力没有任何关系,而是和美国在战争中投入了更多的人力、物力,而且美国的将领,尤其是艾森豪威尔,在这一年被任命为盟军在欧洲的最高指挥官,在伟大战役即将到来的时候指挥联合军队作战。

更重要的是,经过数十年的不懈努力,罗斯福终于突破了美国长久以来坚持的孤立主义外交政策的重重阻力,唤醒了美国对外干涉主义,为今后的大国崛起之路奠定了政策基础,铺就了影响之路,如果说1942年是美国大国崛起之路的经济发迹元年的话,那么1943年则可以看作是政治影响制霸全球的开端。就连斯大林都在1943年年底的德黑兰,举杯祝酒道:“敬美国,没有他们,这场战争早已失败。”

就在美国开足马力,朝着大国崛起之路高速前进的时候,发展所带来的副作用也接踵而来,尤其是现代工业蓬勃兴起带来的污染问题。早在珍珠港事件之前,罗斯福就曾说过:“美国是世界民主国家的兵工厂。”从整体上了解美国的军工生产,有一组数据做下对比,就一目了然:1940年德军入侵法国时,举全国兵力,动用了3000架飞机、2500辆坦克、10000门大炮以及4000辆卡车,但在法国沦陷之后的5年时间里,美国制造出了30万架飞机、10万辆坦克、37万门大炮、250万辆卡车。

可想而知战争伊始,美国各大城市就牟足了劲,全面开工飞机制造业、军事工业等现代化工业,洛杉矶就是其中一个,当时的洛杉矶已成为美国西部地区的重要海港和工业城市,发达程度仅次于纽约和芝加哥,是美国的第三大城市,相当繁荣,在20世纪40年代初就拥有250万辆小汽车。每天来自工厂排放的大量废气和汽车不完全燃烧带来的污染排放物,在阳光的作用下,会发生光化学反应,生成光化学烟雾,这种烟雾中含有臭氧、氧化氮、乙醛和其他氧化剂,这也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雾霾的重要组成部分

1943年,雾霾袭击洛杉矶——美国全球制霸的副作用,现代工业文明之殇-周强笔记本

资料图:1943年7月美国洛杉矶光化学烟雾污染

就在1943年7月26日,据《洛杉矶时报》报道,大量烟幕涌向市中心,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许多人眼痛、头痛、呼吸困难,眼前的景象让人们以为受到了日本人化学武器的攻击。这场雾霾污染夺去了400余人的生命,远离城市100公里以外的海拔2000米高山上的大片松林也因此枯死,柑橘减产。这是人类进入工业文明时代之后,第一次对雾霾空气污染进行的大规模报道,它也成了世界上有名的公害事件之一。洛杉矶市由此开始了漫长的治理雾霾历程,而这一历程的艰难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想。而之后,1950年代的伦敦烟雾污染,1970年代的东京的光化学污染,直到最近发生在中国各地的雾霾污染都在不断的复制着现代工业文明发展之殇

1943年,雾霾袭击洛杉矶——美国全球制霸的副作用,现代工业文明之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