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看起来不大不小的消息——台《中央日报》明日停刊 清理资产后转为电子报

度过中国近现代新闻史的人都知道,《中央日报》在近百年的中国新闻事业中所处的地位。《中央日报》创立于1921年2月1日,曾被祢为“全世界最资深的中文报纸”。该报的历史与国民党党史紧紧联在一起,是北伐后国民党在南京创立的党报,也是当时最有影响的全国性报纸。在台湾,该报设立于1951年9月,也曾被称为“岛内言论第一大报”。

正是这样一份老资格的报纸,竟要停刊了。

国民党主席马帅哥国民党没多少钱在补贴的起《中央日报》的亏损,从网上查一查,《中央日报》的发行量每况愈下,截至今年4月累积亏损新台币8亿余元,目前总负债8100多万元,已经超过总资产4700多万元。熟悉报业运作的人都知道报纸经营,发行是倒贴,收入完全靠广告。《中央日报》发行量下滑,广告商弃离,亏损在所难免。

台湾媒体市场一直被认为相当市场化,很多人认为自由竞争市场带来了报业的恶性竞争以及危机。比如2003,香港的壹传媒集团猛龙过江,《苹果日报》、《壹周刊》带来的八卦、狗仔报道的同时,也带来的腥风血雨的报业竞争。但是市场竞争的结果并没有显示出报业资源的优化整合,壹传媒集团自身也面临着严重的亏损。那么自由化的市场竞争也只是报业危机的表面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在网络等新媒体的冲击下,传统报纸的生存环境发展了质的变化,媒体的结构和格局发生了质的变化。报纸的读者大量流失,报纸的阅读率逐年下滑。而且,流失的主要是年轻读者及都市读者。报纸的发行市场缩小了,报纸的广告蛋糕缩小了。有数据表明,台湾报纸总体广告收入已从原来的280亿元新台币跌至150亿元新台币。

还有两个对报业相当血腥的资料。
1、美国网络广告2006年第一季度增长38%,拿下的基本商都是原来报业的广告份额。
2、2006传媒蓝皮书:中国报业经营抛物线般下滑

市场化竞争的情况下,作为的党政宣传的咽喉——报纸,面对新媒体的冲击,也不能幸免于难,最后走上停刊的道路。想想,大陆很多党报党刊的未来,想想整个报业面对新媒体冲击的将来,想想整个传统媒体面对新媒体冲击的将来,我们应如何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