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集网

生活类互联网案例:赶集网——区域化下沉扩张模式

生活类的互联网不仅仅是用户和市场的垂直细分,在进行扩张时,是自下而上的“区域性——全国”的下沉扩张模式,而非全国性门户等网站自上而下的高空覆盖模式。

赶集网就是遵循这种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稳扎稳打、深入渗透的扩张模式。作为中国最大、最活跃的本地生活信息门户,截止2009年12月,赶集网已在全国343个主要城市开通了分站,服务范围覆盖了600多个城市。

“我们从两个维度向用户提供服务,一个是服务、一个是地域。”赶集网创始人兼CEO杨浩涌介绍。

在服务的维度上,赶集网也在垂直的服务行业里深耕。目前赶集网提供房屋租售、二手物品、招聘求职、车辆买卖等本地生活及商务服务等信息。其中房产租售、二手车、招聘等垂直类别是赶集网流量最大的几个板块,这些垂直板块甚至能与专业的垂直网站较劲,在业内排名前三甲。它们在为赶集网带来巨大流量的同时,也创造了更大的商业价值。

和专业的招聘类网站不同,赶集网的招聘信息侧重于中低端的大众招聘,由于有大量的人群基数,赶集网非常适合为餐饮娱乐、超市连锁等行业的客户提供保安、服务员、前台、收银员等招聘,“这些行业对基层员工的需求量大,而且人员流动也大,我们可以为其提供长期持续的招聘服务。”

在地域的深耕上,赶集网在每个城市的渗透度已经到达每个行政区甚至是居民小区。比如进入北京站点后,从房产频道点击进去,就能看到海淀区、朝阳区、西城区等行政区域,在每个行政区域下进一步细分,海淀区就有上地、中关村、万柳、世纪城等地域板块。“我们把地域不断地分为一小块一小块,你可以在这个小类别里找到相关的服务和信息,如果你在国贸附近卖一台电风扇、或者搜一台电视,类似的信息都可以定位到一个很小的地理区域里。”杨浩涌说。

下沉到居民区的地域细分,让生活与互联网有了更紧密结合的可能,而用户的黏度也会更高。一个用户曾经在赶集上卖多余的狗粮,没想到买狗粮的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现在这两家经常一起遛狗。“我们网站上发生的这类事情太多了,赶集网实际上已经是一个社区了。”

尽管是生活信息类平台,但是由于赶集网在每个城市呈网格状地下沉,每个地域网格里的用户越聚越多时,就自发地形成了网络集群,当这些集群在赶集网上发布从拼车、组织郊游等各类生活信息时,他们之间的信息交互已然是人际关系互动的社区。这些带有亲近感的交互,令赶集网每天的发帖量高达20多万。在一些大的省会城市,比如天津、武汉等地,每天都有20多万人在线。

在每个城市的扩张上,赶集网也积淀出一套自己的经验。“头两三个月要通过搜索引擎、地方网站、从线上到线下都进行密集的推广,我们发现,当一个城市每天的信息发帖量能到400条时,基本上就能自动转起来了。”杨浩涌认为,信息量超过400条这个边界值后,这个城市的分站点就能逐渐形成一个自己的生态系统,用户量和发帖量做大,招商才会火起来——商家们看重的是影响力和精准度,前者是通过发帖量、用户基数、活跃用户数来体现,后者则通过垂直行业、地域这两个维度的精细化和渗透度来体现。

互联网应用新趋势:生活类互联网站

回顾中国互联网10多年来的发展,中国的互联网应用已经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左右,几大门户网站的创立,信息的互联网成为当时的主流;第二个阶段是2003年~2005年左右,娱乐、游戏等互联网公司相继上市,这是互联网的娱乐时代;第三个阶段是2007年至今,电子商务在中国越演越烈,淘宝、凡客、京东商城等企业炙手可热,这是商品的互联网阶段。

如今,生活的互联网即将成为下一个爆发点。由于有了足够多的用户基数支撑垂直行业的发展,而网民的互联网应用,这些年也从信息——娱乐——商品交易逐渐深入到衣食住行等和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呈现出明显的区域化、垂直化特征。在资本市场上,今年下半年到明年,将有一批生活类的互联网企业上市或者已经达到上市规模,比如搜房网、安居客、大众点评网、赶集网等。

 然而这种模式一开始并没有得到资本和研究者的重视。原因是这种应用既没有搜索引擎那样顶尖的技术含量,也没有门户网站所拥有的那种社会影响力,更加没有网络游戏的暴利。类似餐饮、二手房买卖、宠物、拼车这样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生活信息既琐碎又凌乱,也不成规模,似乎很难形成有效的赚钱模式。

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中国的网民总数已经超过4亿,网民越来越习惯于在网上寻找生活服务信息和消费,同时越来越多的餐厅、电影院、美容美发店等这样的生活服务商家也从现实中向互联网大规模迁徙,当两者达到一个临界值时,化学反应发生了。

“只要你能想到的各类生活服务信息,19楼都有。”一位每天泡在19楼的网友说。19楼是长三角最具影响力的在线生活服务社区之一。

过去,走新闻模式的区域性门户网站大都生存艰难,单纯的品牌广告并不足以支撑其运营。如今,19楼,一家依托于杭州数百万市民而存在的生活信息网站,通过为用户提供身边的生活信息服务,今年的广告收入已达数千万元,这其中,品牌广告已经不占主流,餐饮、美发、学车、家居等生活类广告成为主导,甚至有橱柜品牌为其定制联合品牌的产品。

在美国,Groupon和Foursquare是当前红得发紫的两大网站,它们都是基于生活服务类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估值连连攀高。在中国,它们的追随者比比皆是,目前已经有上千家团购网站以及数百家手机地理位置服务交友社区。生活类互联网的热情正在被点燃。

传统互联网巨头也看到了互联网上生活服务需求大爆炸的趋势。搜狐网成为第一个推出团购业务的门户,腾讯、新浪也在随后迅速跟进,阿里巴巴则高调重启此前已经被边缘化的口碑网。

互联网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也由此引发生活服务类的传统行业大变革,那些发起者正在这场变革中创造和获取价值。

在这场变革中,互联网的竞争格局也将改变——老牌的互联网巨头难以续写赢家通吃天下的神话,尽管它们也纷纷下沉,试图将生活类的互联网服务延伸到我们身边,但是“高空覆盖”的巨大流量不再是制胜的决定性因素,那些区域化、垂直化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以更加灵活、精细化的服务,以及更贴近本地市场的触觉,将在新一轮的竞争中赢得属于自己的领地,事实上也已经有不少创业型的新型互联网公司抢先占领了一些区域的市场。而更多的创业公司,将会发现更多的生活服务的缝隙市场,在这一波的生活类互联网的爆发中涌现。 

生活的互联网时代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