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类互联网

生活类互联网的三条发展路径

现在,生活类互联网正在呈爆发趋势,大量的创业企业涌现,仅仅是团购网站就有上千家,而Foursquare的模仿者也有10多家。生活类服务涉及面非常广泛,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可能存在着创业机会。和我们通常所看到的互联网演变路径一样,那些今天跑在前面的领跑者不一定是未来的赢家,但是,在未来的发展中,生活类互联网却呈现出一些独特的特质。

一是通过反向的信息流去影响商家,甚至改变行业规则。定位在生活服务领域的互联网,信息供应链的价值流动往往是反向从消费端发起去影响上游商家的。对消费者有价值的信息,获益的消费者将在互联网上影响别的消费者购买决策。这将是一场由大众消费端作为供应链源头的生活变革,互联网提升的不仅仅是行业资源整合的效率,也正在提升生活服务业的服务水平。

现在,餐饮业、娱乐业、房地产业等行业,逐渐被生活的互联网所改变,互联网让信息更为透明、效率更高,供需双方的交互更为及时,海量的消费端的评论、反馈等信息,将对上游商家形成约束力,这也使得整个行业朝着规范化转变。

二是抓住消费者的生活类需求,在垂直的行业里做透做大。“生活中有很多需求,消费者到我们网上查信息,比如吃饭、约会、看电影等,哪里有好吃的,哪里有好玩的,大众点评网给消费者很多的推荐信息,而且是靠谱的信息。”大众点评网龙伟说。

大众点评网创建了一个2.0式的消费者贡献意见的信息平台,以餐饮业的点评为主,通过大量的生活信息分享,大众点评网在满足消费者信息需求的同时,自身也获取了价值。在广告的盈利模式下,大众点评网今年的营收同比增长高达100%,营业额预计将达到2000万美元,利润率高达30%~40%。

无论是大众点评网,还是前文提到的赶集、安居客等网站,它们都是在垂直的行业里纵深发掘价值,成为这些垂直领域里的龙头,它们在该领域的影响力,便是其商业价值所在。

三是生活类服务总是相互关联的,当这些互联网企业在一个领域里做透后,往往将服务延伸到相关领域,然后以类似的模式,在新的领域进一步做透做大。比如安居客将业务逐渐从二手房拓展至新房、租房业务;大众点评网从餐饮点评起家,现在也将业务开拓到休闲娱乐、结婚、购物、丽人等。篱笆网则从家装论坛起步,近几年将业务拓展到学车、婚庆等领域。

生活类互联网案例:团购网们——解决库存的营销手段

现在,团购成为生活类互联网服务最热门的表现形式,不仅仅是专门的团购网站,垂直类的服务平台,如大众点评网、饭统网、焦点网、搜房网,综合类的分类信息平台,如赶集、58等,甚至门户网站新浪、腾讯等,都推出了团购服务。

其实团购仅仅是解决服务业库存的手段之一。互联网能高效地组织到客源,能以一种更有效率的方式去整合服务业的剩余资源,这让传统服务业们感到惊喜。

制造业、零售业都会产生库存,有时候量大到令人头疼,互联网不失为一个清理库存的好渠道。可是服务业的库存和零售业的库存相比有什么特点?服务业又是如何清理库存的?

其实有很多传统服务业的商家参加团购前并没有做过成本、财务以及运营上的评估,不少商家其实是赔本赚吆喝,这不仅仅因为中国的互联网整合服务业资源才起步,更重要的是,大多数传统服务业商家的互联网化才刚刚开始,它们对于互联网工具和渠道的应用,将是生活类互联网服务发展的关键因素。

9月初,美团网和乐淘网联合做了一次团购,乐淘网上90元的优惠券,在美团上仅售5元,消费者购物满150元就可以全场使用。这次团购不失为一次性价比更高的推广——乐淘网获得新客户的成本是每人100元,团购不仅以90元的价格降低了新客户的组织成本,而且短时间内获得了1.2万新用户。

而在同一时间段,滴答团和中粮旗下的我买网合作,组织了2796人团购中粮的悦活果汁。原价188元一箱的果汁,打折到66元销售,是因为这些果汁的保质期即将在11月到期。这次团购给我买网带来了极大的挑战,截止到本刊发稿的9月13日,仍有团购用户抱怨没收到果汁。我买网在滴答团贴出的道歉信说,“由于对果汁在运输过程中所需要的时间以及会出现的实际状况(货物太沉)估计不足,导致部分用户果汁的配送超出了10天之内送达的承诺。”

这两起团购,最大的不同在于,美团组织的是非实物形态的交易,它只需要为乐淘组织到足够多的客户就可以了,至于这些客户是否会在乐淘上后续消费,则要根据乐淘网的商品以及服务而定。

我买网要消化的是实物商品的库存,大量的订单到来后,大量的货物需要从中心库到地方库再到配送中心,我买网的物流却没有快速响应的经验。

尽管乐淘网是在线零售企业,但是这两次团购的不同,则像极了服务业和零售业的本质区别。

服务业的服务以及库存,是非实物形态的,因此它对互联网的需求是组织客户来消解库存,而零售业的库存则是实物形态的,互联网改变的是其前端,当订单从网上获取并且处理后,零售业的后端就涉及到一系列的物流交付,订单越多,对零售业的后端物流的挑战就越大。

和零售业相比,服务业的库存更具时效性——如果今天有空余的座位,却没有组织来充足的消费者,这些库存就浪费了。明天也许会来新的客人,也许还会产生新的库存。

除了产品服务非标准化、具备时效性这两个特点,服务业库存的另一个特点是,容量有限。每一家餐厅、娱乐场所或者服务场所,它的座位或者接待能力是有限的,这和互联网零售有着无限货架有着本质的区别。比如今年6月糯米网在两天内组织了15万人团购成龙电影院的电影票,由于要求电影票必须在较短的时间段就必须用掉,当大量团购用户在同一天涌向电影院,而排队长达数百米时,这对电影院来说无疑是灾难。

对于商家来说,用互联网清理库存有两个临界点,一是成本的核算,这决定着互联网进行的客户组织是否为商家带来价值;二是容量,在一定时间内,当互联网带来的客流量迅速消化了商家的库存后,那些冗余的客流量将产生新的服务成本,甚至会产生负面效果。

目前大多数服务业企业参与互联网团购,仅仅是将其作为清理库存的途径,实际上,只要有体系地规划,互联网也可以是很有效的营销手段。

颐锦北京温泉养生会所的市场经理王新辉每次只放出客房10%的量参加团购。今年以来,颐锦会所已经参加过美团、满座、拉手、F团等多家团购网站组织的活动。

颐锦会所于今年初开业,这个投资接近2亿元的高端会所坐落在望京,集餐厅、客房、SPA、温泉等休闲项目,开业后,最先找上门来的是满座,王新辉被团购网站组织的客流量所打动,于是开始了第一次尝试。

这次团购项目是198元优惠到158元的温泉,并且买一赠一,满座团来了近200人,而且都用掉了团购券。陆陆续续地,有其他团购网站也找颐锦会所做团购,尝到甜头的王新辉认为这是一条不错的营销途径。

王新辉参与团购的主要目的是要提高客房的出租率、提高颐锦会所的品牌知名度,兼顾着回收部分投资,因此他很注重控制团购的数量,如果放量太大,成本就很高。

尽管有60间客房,王新辉在每次团购中只放出几间房,因为颐锦会所正常的消费价格是团购价的10倍,同时他也在携程上以比正常价略低的价格销售部分客房。

在周一至周五和淡季等客流量少的时候,王新辉会将2/10的客房交给团购网站,而周末和节假日,王新辉就把团购的量控制在1/10。

对于各家团购网站,王新辉推出不同的套餐服务组合,比如餐厅+SPA、SPA+温泉、SPA+客房等各种服务,以尽可能多的产品线提供给互联网用户,其中客房和SPA时常参加团购。

迄今为止,团购为颐锦会所带来了100万元左右的生意,这在其整体销售额里占比很低,但是颐锦会所的知名度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大大提升,而且在团购带来的客人里,多数在离开时表示对颐锦会所的服务很满意,下次会再来。

因为口碑好,找颐锦会所团购的网站也越来越多,但是王新辉在下半年计划减少合作的团购网站,他认为保持和两三家有品质的团购网站合作就可以了,如果团购网站太多,颐锦会所对于渠道的管理难度也会增加,如果和不负责任的网站合作,也会关联影响到颐锦会所的品牌形象。

在颐锦会所的马路对面,是东方大班SPA会所,落地的玻璃门上,写着大大的“SALE”,周边的一些瑜伽馆、美容院也挂着打折促销的牌子。“我们将一直团购下去,服务业永远有库存。”王新辉说。

和零售业一样,服务业也有淡旺季,总是有库存产生。生活类互联网的升温,为服务业创建了一条低成本、高效率的渠道,如果应用得当,库存可以被有效地消解。

但是,和零售业相比,中国的服务业还处于产业链发展不成熟、管理水平低下等问题,这些都是服务业的痛。互联网在这个领域进行资源整合时,难度远远大于电子商务对零售业的变革。

首先是对于互联网能产生的作用,以及为企业能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很多商家也没有系统地思考过。多数商家仅仅简单要求带来客流量就行,但是对于互联网带来的客流量的用户构成、来源、转化率等指标都没有任何考核。

具体而言,当互联网带来大量的消费者时,其实很多消费者只是一次性购买服务,如何留住他们刺激其重复消费,获得在互联网这条渠道上的投资回报,服务业的企业并没有像零售业那样有商业智能等数据工具,这需要互联网企业的引导。比如大众点评网在做团购时,往往会另给消费者一张该商户的八折优惠券,当消费者在团购的活动中消费觉得满意后,第二次消费可以用这张八折优惠券,这样商家就会知道有多少回头客。

其次,服务业企业非常零散,国内很少有大规模的连锁机构,行业的整体信息化水平和管理水平都很低,远远没有达到精细化管理的程度。

零售业也好,服务业也好,互联网要实现高效率的资源整合,最终要做的都是数字串生意,即用IT或者互联网等工具,将产业链上下游打通,使得上下游企业的数据可以无缝流动。零售业打通的是和制造业的数据通道,而在生活的互联网领域,则需要打通消费者和服务业企业之间的信息通道,形成高效的信息流通反馈链。

生活类互联网案例:安居客——信息供应链

定位在生活服务领域的互联网,无外乎两种生意,一种是有上下游供应链的实物交易,比如淘宝、京东商城等电子商务网站;一种是做信息链整合的,我们就属于后者。”瑞庭网络技术(上海)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居客)创始人兼CEO梁伟平说出自己的感悟——生活服务的互联网里,打通上下游信息流“可以做的事情太多,而生意也大得吓死人。”

的确,无论是买房、买车还是吃饭、旅游等生活服务类互联网平台,也无论商业模式是像19楼那样的社区,还是像赶集网那样的生活分类信息平台,以及最近很火爆的团购、LBS(基于地理位置的服务),说到底都是做的信息生意。而它们的最大价值,在于提升了整个行业的信息化水平,提高了资源整合的效率,节省了成本。信息整合也同时创造了巨大的商业价值,生活的互联网也由此参与这部分价值的分享。

2007年1月创建二手房在线平台时,梁伟平认准了要做房产行业的信息链“卡位”生意,市场上有大量的房产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在寻求买家,而买房者同样不知道哪里有房源,房源的情况如何。安居客卡位在信息链上下游之间的瓶颈处,成为二手房产交易市场上下游信息资源的整合者。

在信息链的上游,安居客以会员制的模式,发展二手房经纪人注册为会员,在下游,安居客凭借大量的房源信息吸引消费者,而安居客的盈利模式则是获得上游的“会员费+广告费+整合营销”等收入。

如何让这条信息链“动”起来?这是梁伟平最先遇到的问题,这有点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即有了好的房源,才能吸引到大量的终端用户,但是没有规模性的终端用户,安居客难以吸纳上游的房产经纪公司和经纪人交纳会费。

创立初期,安居客和大量的互联网创业公司一样,通过推广来获得最初用户和流量。但是梁伟平却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鸡和蛋”的问题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网站的发展是“鸡和蛋同时增长的过程”,最困难的则是,作为撮合交易的信息平台,安居客如何平衡供需双方的利益,做到让两边都螺旋式上升?

梁伟平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安居客的技术平台上,他认为对于信息供应链来说,上游信息的准确性是这个链条是否有价值的关键,对此安居客有着一套应用成熟的信息鉴别和垃圾信息屏蔽系统,并且制订了平台的惩罚机制,来删除虚假房源信息,以及打击上传虚假房源的房产经纪人。

“房产经纪人作假时通常会把房价压得很低,这样他可以收到很多咨询电话。”梁伟平介绍,安居客的技术平台可以通过一系列的逻辑来判断这条信息的虚实,比如是否比同地区的房价低很多,是否同一条信息发很多次,当这条信息被判定为假信息时,或者疑似假信息时,网站上会屏蔽这条信息,或将它排到搜索页面的最后。

和梁伟平一样对信息供应链上游的真实性感同身受的,是赶集网的杨浩涌。有着耶鲁大学计算机硕士背景的杨浩涌也打造了一个庞大的反垃圾信息平台。“其实用户在看到信息时,所有呈现在网页上的信息已经被我们过滤了一遍。”杨浩涌介绍说,发信息的人恨不得一天在这里发1万个帖子,可是看帖子用户的行为模式是,如果垃圾信息太多,很快就会对这个平台产生厌倦和不信任,弃平台而去。

因此,要创造好的用户体验,让信息平台有公信力,就需要对信息链的上游进行严格控制。用户每发一条帖子,大约需要10分钟才能显示出来,实际上这背后是赶集网运行的近50条信息辨别和反垃圾系统,鉴定这条帖子是否垃圾信息。每天大约有30%~40%的信息自动被系统辨别为垃圾信息自动删掉,还有20%左右IT系统也不太确认的信息,即便发出来,每条信息后面都有举报的按钮,如果用户受骗了,赶集网的编辑会确认每条举报的信息,然后去核对发帖的信息。“通过IT系统加人工的方式,赶集网尽可能保证信息的安全可靠性。”杨浩涌说。

打造具有价值的信息供应链,不仅仅是要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对于数据的挖掘和应用同样重要。对于生活的互联网来说,社区以及社区式的信息平台上的用户很容易形成生活中的交互和关联,而生活服务的类别也同样存在着关联性,信息供需双方的行为特征便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数据库,再加上巨大的流量和人群基数,这些都成为信息供应链的整合者的宝贵资源。

安居客目前进入了16个城市,每进入一个城市,梁伟平总是要求数据部门拿出一套详细的数据分析报告,以论证这个区域市场是否适合在这个时间段进入,以及该用哪种切入的方式。

除了在城市的扩张上注重数据分析,在新业务的方向上,梁伟平也同样着重用数据分析来寻找新的价值点。

去年底至今年以来,房地产调控的迹象越来越明显,直至今年4月出台了严厉的“国十条”,令楼市应声而落。不过,梁伟平却通过数据团队的分析预测,从去年底开始布局新房信息平台好房网,以及租房网站好租网。目前这两个网站都分别在新房找房类网站和租房类找房网站排名第一。

梁伟平看到的数据分析是,大量房主买房是用于投资,他们以前获得投资回报的途径是高价售卖二手房,当严厉的调控政策到来时,那些投资客已经无法在二手房市场上变现,而大量的资金又积压在房产上,他们需要寻找另外的投资回报途径,以缓解资金压力,租房网应运而生。而房地产市场的调控,也刺激了一部分以往因高价而买不起房或者持币观望的消费者,他们是新房的消费群体,宏观调控、房价下跌,这些因素是好房网业务开拓的时机。

目前安居客的二手房占据了营业额80%以上的收入,租房网占百分之十几,好房网业务不到10%。但是梁伟平认为,未来这几块业务在安居客会成长为3:3:4的比例。

在这3年的时间里,安居客实现了堪称爆发式的增长——2007年的营业额仅仅只有几十万元,今年能达到2亿元,成为国内最大的二手房信息服务网站,这一切,都源自于安居客的信息链整合服务。创业至今,安居客获得美国经纬创投前后三轮共2200万美元的投资。在经纬中国的创始管理合伙人邵亦波眼里,“信息的供应链是最高级别的供应链。”

安居客这类创业型互联网公司,通过整合信息供应链改变了传统的房地产市场,同时也正在影响和颠覆老牌的互联网龙头企业,它们被迫改变了盈利模式,不得不在信息资源整合和服务上创新。

焦点网总经理曾伏虎明显感觉到,四五年前焦点网的日子过得还蛮惬意,作为房地产信息门户里的老大,焦点网每年利润保持30%~40%的增长。但从两三年前开始,竞争变得激烈起来,大量的资本涌入这个市场,行业整合速度加快,一些创业公司也异军突起,焦点网陷入激烈的竞争中,再也不能“闲庭信步”了。

“以前我们的论坛很强大,很多用户来我们这里看楼盘信息、聊天,我们也乐于提供从信息平台到社区的整合型服务。但是后来不行了。”

“不行了”的原因是,市场变化了,买卖双方都对信息服务有了更高的要求。以往开发商大多只是投放品牌广告,现在开发商更希望广告是一个“计效器”,能通过互联网这个信息透明的互动平台,及时了解消费者的需求。

开发商对焦点网的要求是,你怎么能帮我把房子卖出去?用户对焦点网的期望是,我订阅你们的信息,你能给我便宜点吗?能让我排上队吗?能让我挑选一下户型吗?

既然卡位在整合买卖双方信息,并且撮合交易的信息平台,曾伏虎感受到焦点网仅仅靠论坛来连接开发商和消费者,价值正在萎缩。他试图建立更为精细化的信息沟通平台,来扩大上下游的信息流通道,以此令焦点网保持行业竞争力。

“比如我帮一个楼盘卖房子,我要关注点击这个楼盘的所有客户的信息,了解他们的需求究竟是什么,然后将它提供给卖房子的开发商,让他们提供更多的信息给客户,比如房间的容积率、户型、使用的钢筋、朝向以及周边楼盘和单价等大量信息。”曾伏虎说,这个链条的整合不是通过焦点网的论坛来实现,而是更为精心的服务,比如推出新房团购服务、电话服务等。现在焦点网有一个10多人的客服中心,他们的作用是接听用户的电话,详细解答对网页信息并不满足的用户问题,并且将这些潜在购买用户的需求转达给开发商。

“原来我们就是收广告费和争夺互联网的入口,可是现在要提供的是更加精细化的服务。”曾伏虎认为,焦点网的转变是竞争使然,而更加精细化的服务,则都是围绕供需双方信息而做的增值服务,这和传统媒体的广告模式已经截然不同了。新的竞争对手们,已经颠覆了互联网的传统游戏规则。

2010年9月29日安徽商报《网事周刊·网趋势》

阿里巴巴筹建银行待批 意在支付宝牌照

1、互联网应用新趋势:生活类互联网站

回顾中国互联网10多年来的发展,网络应用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左右,几大门户网站的创立,信息的互联网成为当时的主流;第二个阶段是2003年到2005年,娱乐、游戏等互联网公司相继上市,这是互联网的娱乐时代;第三个阶段是2007年至今,电子商务在中国越演越烈,淘宝、凡客、京东商城等企业炙手可热,这是商品的互联网阶段。如今,生活的互联网即将成为中国互联网应用的第四个阶段。由于有了足够多的用户基数支撑垂直行业的发展,而网民的互联网应用,这些年也从信息——娱乐——商品交易逐渐深入到衣食住行等和生活息息相关的领域,呈现出明显的区域化、垂直化特征。

2、百度腾讯尝鲜 社交网站实名制

最新上线的社交平台刮起了“全实名风”。记者昨日获悉,百度和腾讯分别在9月中旬和昨天推出实名制登记。搜索引擎巨头百度公司旗下第一款社交网络产品“百度说吧”九月中旬悄然上线,但是想要注册不仅需要完全实名,而且用户输入的身份证号码必须和姓名完全对应,才能通过认证,9月26日国内IT界另一巨头腾讯公司也宣布上线全新的SNS社区产品“朋友社区”,并首先向百万用户发出测试邀请。 “和网上其他白领社区不同的是,腾讯朋友社区使用了较为严格的实名验证机制。”腾讯公关部有关人士向记者透露。

3、支付宝携手当当网 主要B2C网站完成100%覆盖

9月19日当当网携手支付宝正式对外宣布达成合作,今后消费者在当当网上购物时可以选择支付宝支付。至此,国内最后一家没有接入支付宝的主要B2C网站也完成了跟支付宝的合作,在B2C购物领域支付宝基本实现100%覆盖。分析人士认为,和当当网的强强联合进一步强化了支付宝在B2C行业中的支付标准,也将引导这个市场更加积极地发展。

4、阿里巴巴筹建银行待批 意在支付宝牌照

据中国广播网报道,浙江省和杭州市对阿里巴巴成立商业银行一事积极,但最终审批权还归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目前还未获得他们对此事的正式批复。分析人士认为,阿里巴巴此举是为支付宝获得牌照资格。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曹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而对阿里巴巴而言,通过直接开设商业银行赚不赚钱、拉了多少存款,为中小企业放了多少贷款并非最重要的,关键是届时支付宝的“合法性”便有了更大把握的保障。

生活类互联网案例:赶集网——区域化下沉扩张模式

生活类的互联网不仅仅是用户和市场的垂直细分,在进行扩张时,是自下而上的“区域性——全国”的下沉扩张模式,而非全国性门户等网站自上而下的高空覆盖模式。

赶集网就是遵循这种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稳扎稳打、深入渗透的扩张模式。作为中国最大、最活跃的本地生活信息门户,截止2009年12月,赶集网已在全国343个主要城市开通了分站,服务范围覆盖了600多个城市。

“我们从两个维度向用户提供服务,一个是服务、一个是地域。”赶集网创始人兼CEO杨浩涌介绍。

在服务的维度上,赶集网也在垂直的服务行业里深耕。目前赶集网提供房屋租售、二手物品、招聘求职、车辆买卖等本地生活及商务服务等信息。其中房产租售、二手车、招聘等垂直类别是赶集网流量最大的几个板块,这些垂直板块甚至能与专业的垂直网站较劲,在业内排名前三甲。它们在为赶集网带来巨大流量的同时,也创造了更大的商业价值。

和专业的招聘类网站不同,赶集网的招聘信息侧重于中低端的大众招聘,由于有大量的人群基数,赶集网非常适合为餐饮娱乐、超市连锁等行业的客户提供保安、服务员、前台、收银员等招聘,“这些行业对基层员工的需求量大,而且人员流动也大,我们可以为其提供长期持续的招聘服务。”

在地域的深耕上,赶集网在每个城市的渗透度已经到达每个行政区甚至是居民小区。比如进入北京站点后,从房产频道点击进去,就能看到海淀区、朝阳区、西城区等行政区域,在每个行政区域下进一步细分,海淀区就有上地、中关村、万柳、世纪城等地域板块。“我们把地域不断地分为一小块一小块,你可以在这个小类别里找到相关的服务和信息,如果你在国贸附近卖一台电风扇、或者搜一台电视,类似的信息都可以定位到一个很小的地理区域里。”杨浩涌说。

下沉到居民区的地域细分,让生活与互联网有了更紧密结合的可能,而用户的黏度也会更高。一个用户曾经在赶集上卖多余的狗粮,没想到买狗粮的是同一个小区的邻居,现在这两家经常一起遛狗。“我们网站上发生的这类事情太多了,赶集网实际上已经是一个社区了。”

尽管是生活信息类平台,但是由于赶集网在每个城市呈网格状地下沉,每个地域网格里的用户越聚越多时,就自发地形成了网络集群,当这些集群在赶集网上发布从拼车、组织郊游等各类生活信息时,他们之间的信息交互已然是人际关系互动的社区。这些带有亲近感的交互,令赶集网每天的发帖量高达20多万。在一些大的省会城市,比如天津、武汉等地,每天都有20多万人在线。

在每个城市的扩张上,赶集网也积淀出一套自己的经验。“头两三个月要通过搜索引擎、地方网站、从线上到线下都进行密集的推广,我们发现,当一个城市每天的信息发帖量能到400条时,基本上就能自动转起来了。”杨浩涌认为,信息量超过400条这个边界值后,这个城市的分站点就能逐渐形成一个自己的生态系统,用户量和发帖量做大,招商才会火起来——商家们看重的是影响力和精准度,前者是通过发帖量、用户基数、活跃用户数来体现,后者则通过垂直行业、地域这两个维度的精细化和渗透度来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