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天下

淘宝生态圈——大淘宝战略的布局

大淘宝开放战略

2008年大淘宝的概念的提出,可以说是淘宝发展历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这个战略是淘宝从2003年创办以来,对电子商务,尤其是中小企业网络营销的理解的集大成之作。淘宝发现,即便是自己在网上沟通与交易环节做到至臻至善,在消费者从认知一个品牌或商品到最终实施购买行为乃至形成品牌忠诚度的整个循环往复的过程中,依然存在着诸多不可控的因素。它们不仅阻碍着淘宝整个交易平台上交易金额与数量的持续增长,甚至成为部分在淘宝网上成长起来的初具规模的中小买家“出离”淘宝自立门户的重要理由。

正是在这一系列复杂因素的考虑下,2008年,一个庞大的大淘宝战略伴随着阿里妈妈并入淘宝网而正式启动。按照淘宝网战略合作副总裁路鹏的说法,淘宝已不再满足于仅仅成为一个线上的灵活、有效的电子交易平台,它要打造的是一个容纳更多行业在内、层次更为丰富而全面的生态系统

这其中,既包括了被喻为电子商务“三座大山”的支付、信用和物流环节,也将线上线下、纸媒电视等多种与消费者接触的渠道囊括在内。而作为平台将它们串联在一起的淘宝,不仅将以这种方式为越来越多不同规模层次的淘宝卖家提供从营销推广到销售配送的多种选择和整体方案,也将打通这些传统行业中固有的价值传递链条,实现参与各方价值的最大化。同时,淘宝这个单纯的交易平台也将在无形中升级为承载整个“生态圈”的基础服务提供商

在淘宝网副总裁路鹏的一篇名为《小前端、大后台》的文章中,他这样阐述淘宝网自身的“转型”思路———“前5年淘宝的重点是打造taobao.com,希望把这个网站做得越大越强越好,但如今淘宝确定了新的思路———开放是前提,淘宝将越来越下沉,将来taobao.com可能越做越小,但是作为大后台能够越做越大,要成为中国电子商务基础设施的服务提供商。用户可能看不见淘宝,但是哪里都离不开淘宝。”

大淘宝把视线并不仅仅停留在网络平台上,而是把更广的触角伸向了其他更多的终端领域–手机终端、平面媒体终端、有线网终端、电视终端、线下零售终端等。

09年9月,应“大淘宝”战略而生的国内首份传统媒体与网络融合的时尚生活周刊《淘宝天下》在杭城上线,其作用在于打通淘宝线下平台,让淘宝购物更加百姓化和简单化;让更多的淘宝潜在购物者不需要上网就能达到淘宝购物的目的。

09年12月1日,淘宝网与华数数字电视传媒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约定将在未来合作中充分发挥各自资源优势,在电视淘宝购物、数字产品、手机淘宝、口碑网便民服务等业务领域开展全方位的合作,促进双方的共同发展。

09年12月15日,淘宝网也正式对外宣布首次推出3款淘宝定制手机。

09年12月29日,淘宝网正式与中国最具活力的电视娱乐平台湖南卫视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在湖南长沙对外宣布,共同出资成立“湖南快乐淘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集中双方各自的优势资源和运营制作团队,以创新的模式开发多终端应用,共同开拓未来电子商务新模式下的广阔市场。双方合作的首个节目、由汪涵主持的《越淘越开心》已经在湖南卫视周日的晚间黄金时间播出,反响极为热烈。

2010年1月14日,淘宝网宣布进军线下零售,授权副食店、超市、连锁店等社区、校园店成为淘宝网官方指定代购店,为不会或不方便上网消费的消费者提供服务到家的网购、充值缴费等电子商务服务。这意味着网购从线上走入了每个普通人的家门口。

2010年8月淘宝网又整合PHPwind社区资源,和全国数十家都市报社结成战略联盟推行“壹报壹店”合作,同时又和十个城市的最强门户社区形成战略合作,推行“淘满意”社区电子商务战略。

推出《淘宝天下》,结盟湖南卫视,布局线下零售代购店,和联想移动、TCL、中国电信合作推出淘宝手机等等,从杂志到电视到实体零售店到移动互联、有线网络,淘宝实际上就是在通过一切可能的渠道抵达消费者,最终让更多人享受到“货真价实,价廉物美”的网货。 

回首08年,淘宝网定下战略的三个关键词–开放、协同、繁荣,通过开放平台的方式,和产业链各个环节协同作战,为整个网络购物市场打造一个透明、诚信、公正、公开的交易平台,进而影响人们的购物消费习惯,推动线下市场以及生产流通环节的透明、诚信,从而衍生出一个开放、透明、分享和责任的新商业文明,,这就是大淘宝战略。

2010年9月10日淘宝网在其诞生地——杭州举行了2010半年会庆典,在半年会上正式发布了《大淘宝宣言》,首次明确了网购交易各方在淘宝平台上的基本权利与义务,明确了网购市场的基本原则,引导网购市场参与各方按照新商业文明的要求逐步转变。

大淘宝开放战略


朱德付社长:为什么要有《淘宝天下》

《淘宝天下》社长朱德付

   一个多月来,我们一直自问或被追问很多个”为什么”。最要害的”为什么”是:为什么要有《淘宝天下》?

    种种陈词滥调式的解释显得多余而无力。好吧,回避这个诘问,暂时。我们不妨来考虑两个最简单的问题:我们将怎么活着?媒体和我们形形色色的活法有关系吗?

    首先,简略地看看历史。

    100多年以前,印绣着英伦精美图案的衣裙已然登陆清朝大地,贵妇人竞相贾试,新潮渐盛;千里之外,浓烟密布,水师舰炮正向英国犯舰怒吼,一时间,家国新恨,余音不绝。

    60多年前,全民一色的国家在亚洲诞生,它的国民身穿统一的红统一的蓝,意向坚定,梦想一统,只为伟大的主义而斗争。30年后,国门乍启,斑斓的色彩再次涌入,人们重新关注自己的身体和内心,奇装异服,张扬个性。

    时至今日,历史改变了吗?我们忽因大洋岛国的一些政论血脉喷张,示威游行,揭竿投卵;忽又将其彩妆涂上眼睑,将其相机举捧齐眉,将其衣装裹遍全身……时至将来,或许这些仍将延续。

    这是一种老旧的叙述模式:家国大事总是和肌肤琐杂纠缠不清。

    往往,这种纠缠落在一个个个体的身心上。一个脑袋,两个肩膀,12对肋骨……我们并没有更坚固的东西来承载一种称之为”重大”的东西。千百年来,种种”重大”犹如庄严的酒乐,气场洪厚,氤氲久远,多少英雄儿女舍身其间,无暇自顾。

    当然,这种舍身让人敬佩。这正如当今中国那些不弃担当的众多媒体一般,弥足珍贵。不过略微等一等,我们是否考虑一下:有暇自顾,多暇自顾。特别是,光阴荏苒,人生苦短,”重大”往往又是遥遥之期。我们是继续等待,还是从现在开始,生活吧。

    我们将怎么活着?

    我们需要纯粹的生活,一种剥离了纠缠的纯粹生活。这是一种真正的生活方式。我们揣度,这种愿祈在渐向成熟的80后、90后中,愈发强烈。

    当我们知道有无数种方式可以让我们腿线优雅由于,却从不用痛于裹足,为什么不呢?

    当我们知道有无数种方式可以让我们的身材圆润诱人,却从不用刀光相见,为什么不呢?

    当我们知道有无数种方式让我们的眼眸深如泉水,却从不用望鸽练神,为什么不呢?

    当我们发现那些被我们称之为异类的先锋们,正在用着、穿着、消费着对我们足有诱惑的玩意儿时,我们为什么不呢?

    这里真的没有太多重大的东西,这里是衣装、是养颜、是家居……是一切肌肤琐杂、点点滴滴。我们却认为它们足够重大,因为它们是生活方式的基础。

    正如”重大”需要”重大”媒体之匹配,生活方式也需要与之匹配的媒体。从内容范畴看,《淘宝天下》将是一份与生活方式紧密契合的杂志。

    值得拨墨的是,《淘宝天下》做生活方式,有一个非常独特的特征:基于淘宝网。它将基于淘宝网强大的数据平台和商品平台,并有效地传播和使用这些浩如山海的信息。

    不,请千万不要以为《淘宝天下》将做一本淘宝网的广告册。它首先是一份杂志,一个媒体,它将遵循所有必需遵循的媒体属性、原则和操守。其中,内容制作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则是:从读者出发的。我们将思读者之所需,造读者之所求。

    从另一个角度看,基于淘宝网,会让我们的”生活方式”更能着土生根。生活方式的逻辑是:生活理念–实现方式–实现方式所需的商品–检验商品的满足度–调整实现方式–重新审视生活理念–新生活理念……如此循环、进化。

    基于淘宝网,我们甚至可以将以上逻辑的每一个步骤落到实去,将实用性做到极致,而非流于空谈。每一种实用性的背后,都或多或少有强大的数据支撑,而非空穴来风。

    我们内部讨论时,曾将自己比喻成店小二,就是为了向每一个读者提供最具操作性的生活方式指南。

    我们同时关注潮流、时尚和一切最先锋的东西,我们的角度可能略微有异,时尚的真谛莫不是鞭策生命一直追求最鲜活的状态。

    笔至于此,却待收敛。虽然《淘宝天下》关注点点滴滴,关注美与优雅,关注生活方式,但做这些并非意味着它的将来是坦途一片,它一直且将继续面临各种艰难和挑战。

    做好《淘宝天下》,需要我们的体力和智力,但更需要你们的帮助和鞭策。我们将通过杂志、网站等各种平台和读者建立一种前所未有的互动。

    无论如何,我们将竭诚尽智,践行于斯。因为,我们与你们一样,我们同样阅读它、需要它,与它交互。

    为什么不要《淘宝天下》。

《淘宝天下》大改版 媒体融合走新路

《淘宝天下》试水报网融合

互联网一日千里,传统媒体怎么生存、怎么融合成为传媒界人士面前的共同难题。当初《淘宝天下》的创办,是浙报集团建设全国一流党报集团”的发展目标、“全媒体、全国化”的发展格局重要的一步,它承担了报网融合试验田的作用,经过几个月的磨合后,新改版的《淘宝天下》开始探索崭新的融合之路,有趣的是,领军这场媒介融合新试验的朱德付和胡志弘都来自于传统媒体。

胡志弘表示,自己从业20年,刚好经历了传统媒体对新媒体从俯视、远观到拥抱的整个变化过程。“传统媒体苦苦探索与新媒体的融合,寻找了许多路径,但至今还没有找到成功的案例,往往想攀附对方却被对方颠覆,想独立山头又寻找不到赢利模式。”近两年,阿里巴巴、盛大、中国移动等新媒体公司纷纷涉水传媒领域,国内传统媒体不断感受到新技术、新资本带来的挑战,尽管新的媒体形态和商业模式尚未成型,但是市场已经昭示出这种融合的巨大潜力与前景。因此,《淘宝天下》的探索对于传统媒体而言,不是简单的创新,用朱德付的话来说:这是一次真正的实验。

应该说,互联网军转民用后的近20年里,全球还没有一个传统媒体与互联网融合成功的案例,那么结论只有一个:大家的路走错了。目前,传统媒体涉足网络的几种模式,比如卖网络版,采取会员制付费浏览独特的内容,吸引广告客户在网络上投放广告等,说白了还是办报纸的思路。

“找不到路子,传统媒体只能坐以待毙。”朱德付认为,新媒体与传统媒体并不仅仅是介质的区分,是一种特性的区分。单纯的介质改变并不能使传统媒体起死回生,这也是传统媒体不能从简单地办电子版、网络版中找寻到出路的原因。“互联网不是新媒体,传统媒体与互联网的有效结合,才能产生真正的新媒体。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社长、浙报传媒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高海浩此前也曾表示:“过去我们太多纠缠于介质问题,而真正意义上的新媒体,其理念、体制、运行模式都应该是全新的。”

对于传统媒体来说,媒体融合的应有之义应该是通过新媒体、新技术找到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新工具,利用新媒体的价值对整个业务流程进行有效整合。以百度、腾讯、盛大等互联网企业为例,他们的成功依靠的不是简单的技术或者平台,而是一种理念,一种以此建立起来的新模式。“搜索引擎技术并不难也不是谁独有的,但百度依托这一技术想出了竞价排名的办法,然后凭借这一理念赚到了钱。”某业界专家指出,传统媒体要通过新媒体赚钱,就应该有这种思路,具备这种理念。

当然,媒体要真正融合还必须在体制上有所突破,从操作层面来看,推进媒体融合的重要因素是内部管理机制或者说运作机制的创新。

胡志弘表示,浙报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共同出资组建淘宝天下传媒有限公司进行运作,双方集团抽调力量加盟到这个新的团队中,浙报集团负责采编,阿里巴巴负责运营。“8个月的初创期也是磨合期,现在看来最大的障碍是文化的融合。浙报集团是一个具有60年成长史的党报集团,阿里巴巴是一家闻名世界的电子商务集团,尽管各自都具有基于自身优良文化基因的价值观,但观念不同、机制不同、薪酬体系不同、工作方式不同,实现文化的融合相当不易。”

据胡志弘回忆,是马云的一句话打动了董事会:两种身份的人干不成一件事情。于是,为了更好地在体制上适合《淘宝天下》市场化的发展需要,董事会决定原双方集团抽调的初创人员均改变各自身份,所有员工统一为一种身份——淘宝天下周刊社的员工,实行一种考核机制,共同实现一个理想。其中,有部分员工选择回到浙报集团和阿里巴巴集团,《淘宝天下》又在全国范围内广罗人才,重组了采编团队和经营团队。实践证明,这种体制上的突破和创新为媒体融合提供了一个契机,这个契机甚至是历史性的。

在朱德付看来,按照这样的思路,媒介融合迟早会走通,成功了就可以复制。阿里传媒集团将以《淘宝天下》和《天下网商》为孵化器,将两者媒介融合的实践做起来,做大做强。“未来,阿里巴巴的布局中,还有报纸、杂志等各种媒介,我们希望通过创造媒介融合的新媒体,打造国内影响力最大、可持续发展的新媒体集群。”朱德付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