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市场

中国60城市居民70%业余时间用来上网

北京时间4月7日下午消息,据国外媒体今日报道,咨询公司麦肯锡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60个大中城市的居民将70%的业余时间用来上网,小型城镇居民的这一比例为50%。

麦肯锡认为,电脑正在快速取代电视成为人们的娱乐中心,家庭成员甚至会因为谁该使用电脑以及使用多长时间而发生争执。例如,来自中国西北某小型城市的一位男性受访者表示,他经常与妻子为谁该使用电脑而吵嘴。虽然购买一台电脑的钱对他们而言不是个小数,但他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再买一台电脑,要么离婚。最终,他们还是选择再买一台电脑来挽救婚姻。

中国人更多地使用电脑来娱乐而非工作,例如玩网游、发信息、购物以及下载音乐和电影。中国人非常看重网上的产品评价。在18至44岁年龄组的消费者中,有五分之一的受访者没有在网上查看相关信息前不会制定购买决策。他们还会通过淘宝等拍卖网站购物,并利用邮局代销的预付费淘宝卡来购买商品和服务。中国的电子商务市场规模去年翻了一番多。

意料之中的是,无论在中国还是其他国家,面向普通消费者的企业都在投入大笔资金开展网络营销。中国网络广告的市场规模去年实现了20%至30%的增长(为传统印刷媒体增速的两倍),达到30亿美元(200亿元人民币)。

万里长城后面的中国传媒市场

《金融时报》又提到了境外传媒集团进军中国市场的话题了。这次是《男人帮》《男人帮》也将采取同《时尚》合作的形式,4月20日开始在中国发行,杂志名称仍将沿用现有的男性服装杂志名称《时尚先生》。

对西方出版商而言,打进中国市场犹如攀登特洛伊城墙般艰难。赫斯特杂志国际公司(Hearst)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乔治.格林 (Geroge Green) 说:“在这里,你要做的并不仅是到一个地方,而后发行一本杂志;这与进入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出版业有明显不同。”

把中国传媒市场的壁垒比喻成特洛伊城墙,还不如形象的比喻成万里长城。因为可能在国外传媒市场呼风唤雨的媒体集团,在中国需要很久才能明白为什么“每一份面向消费者的杂志都必须获得刊号才可发行”;为什么“即使获得了中国期刊刊号,出版商仍不能自由地用自己的品牌发行杂志,至少必须在6个月的时间内继续使用中国品牌进行销售。”

在日益国际化的传媒市场化运动中,境外传媒如何更好的“软着陆”中国市场,并且尽量避免“水土不服”呢?几个思考:

  • 尽管最近有迹象表明中国取消限制外国投资在电视或电影制作部门的禁令具有突破性进展,但或许这还不能被马上诠释为一个重大的商业突破;
  • 最初的交易很可能被限制在较不敏感的领域,比如一些规模更小、政治上不那么敏感的地面媒体目前或许更有可能成为合作伙伴;
  • 对于境外虎视中国市场的传媒大鳄来说,如何快速寻找到国际化经营思路集合本土化操作思路的复合型传媒经营管理人才;
  • 国内传媒人才培育方向上的调整,以及媒介管理人才的国际化发展的研究与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