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实务

媒体在读图时代怎么让受众记住刻板的内容

读到一片关于读图时代如何表述规则的方法,很受启发。我们在运营媒体的时候,往往需要说一些很刻板生硬的游戏规则、公告条例、公文通告、行为守则等等。这些东西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固定格式,用词严肃,阅读体验不好,读者不愿意看,不容易被记住。然而这些内容往往又很重要,需要让受众清楚的知道,怎么办呢?

读图时代,文字大都被图像代替,抽象大都转化为具体,意思大都表现为行为。受众懒得思考,懒得阅读,能否让他们一眼,就能看完你想要表达的意思,一下就能记住你要告诉他什么?

比如,注册每个网络社区,你大都能看到如下的用户协议。

多少人真正认认真真的从头看到尾过?其实这个对于一个新来者是很重要的,因为里面有很多这个社区的行为规范,精神理念。然而就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却因为黑压压的文字压倒了所有应该认真阅读并记住它们的读者。如果,我们换种表述方法呢?一般,社区的协议里大多宣扬的内容包括:首先,要提醒哪些是不合理的行为,比如,低素质的辱骂行为,比如总做广告的。 呼吁大家一起去抵制不当行为,合理的处理不当行为。提倡团结,互相帮助的社区精神。鼓励为社区多做贡献,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展望社区的美好景象。 看看,用图片你能记住多少?

请不要互相辱骂,这样有失身份:

请不要贴广告,这样破坏环境:

我们要团结起来:

共同抵制坏行为:

发扬积极奉献的精神,经常发帖子,一份耕耘,必然一份收获:

还要勤回帖子,帮助别人,让大家感受温暖:

让我们大家一起来做社区的主人,创造一个新的大家庭!

我同意,马上加入这个大家庭!  还是算了吧

是不是很愿意看完,也很容易记住呢?以此类推,向受众解释那些公告、通知如果也用这种形式先表述一下,然后再提供一个文字版严谨的表述版本,提醒用户,如果需要阅读完整版本,请点击文字版。这样是不是能够至少让他知道公告最核心的部分呢?

其实这一块在传统媒体已经用过不少,比如解读艰深的公报或者政策,往往会用一些图表来形象的表示。说明一组数据,往往会用形象的比喻来表达数据的量和重要性等等。当然,是否可以用得再广泛一些,形式再多样一点呢?

传媒业的“问题”和“主义”

莫唱阳关专家观点(2)留言中提到了克顿和湖南电视台的关系,继而又提到了“想法和执行”的问题——

“今天中午吃饭,据传一个消息,克顿跟湖南电视台的合作已经停了。
听说早在去年英国一教授去湖南电视台做调研,所有相关领导携专家敞开畅谈之际,湖南电视台提及的交换条件便是关于BBC等英国媒体的经营管理畅谈。并在之后不久果然派专人去英国不为文凭的学习。
哪个行业,都是不进则退。进或许起于外力,激得起行业内的危机意识,却因着自身的危机观念。反倒需对外力反刺激,自省才能再行。
没什么,我只是看到一些言论,忽然想起多研究问题少谈主义的胡先生来。
有观点不难,难在执行力。与其说世界变化快,不如看行动慢片。
不过我也听说英国人爱想远胜于行动,地铁是例证之一。
据传止与传。
我睡觉去了。”

我最近常听到几句话,蛮适合回金镶玉的贴的:

1、哪个阶段就做哪个阶段的事情。不管“克顿跟湖南电视台的合作已经停了”是真是假,克顿之于湖南电视台,以及BBC等英国媒体之与湖南电视台,只是不同阶段的不同合作伙伴。离离合合自有它的道理。

2、先把问题做好,再把问题做对。赞同金镶玉的“有观点不难,难在执行力”这句话。我对于执行力的理解是“先把问题做好,再把问题做对”。这里的“好”和“对”是两个概念,“好”是完成高层布置的任务,这个任务或许有问题,但先执行好,这样才有后来执行“对”的机会。至于“对”则是对于任务来说,在实际执行中如何成功的达到高层布置的任务的目标。

3、必须有一个根本解决,才有把一个一个的具体问题都解决了的希望。李大钊在和胡适关于“主义”与“问题”论战的时候说过这句话。传媒经营和管理对于现今的中国传媒界来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和快速消费品等其他行业相比,至今仍然没有很完整营销、管理的体系。上个周末,人大的喻国明教授来安徽讲学,席间也提到类似的议题:“做甚么”比“怎么做”更重要,“做甚么”是一个根本,比于“主义”,“怎么做”是若干个眼前实际问题的解决方案,比于“问题”。